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B9:迎接雪梨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

     林淼亲口说,这一周是她人生中最美妙的日子。

     林淼在入住莫望家后第二天,就拜了莫望为师。

     这个小姑娘,除了偷没有别的本事,所以她想以偷为生,专偷那些为富不仁之人。

     这个愿望很天真,不像出自一个成年盗贼之口,但莫望没有笑话她。

     不管偷谁的东西,贼就是贼,不存在所谓的侠盗或者劫富济贫。

     人都是自私的,人们把大公无私奉为无上品德,但莫望觉得这就是狗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无公才是人类最丑恶,也是最真实的写照。

     不过既然林淼有这个梦想其就是好的,莫望不会阻拦她,她迟早有一天会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

     而这几天,林淼也恳请莫望教她,莫望随便给了几个快手的花切手法,林淼的天赋出乎莫望意料,七天功夫,虽然还很做的还有点生疏,但也算有声有色了。

     今天是考核的日子,莫望让她待在家里,千叮咛万嘱咐,不是他回来千万不能开门后,这才出的门。

     去医院,带上了火云邪神。

     这个一辈子烂汗衫加四角裤的老头,今天却格外的正式,可能是为了博得莫望的好感吧。

     他穿了一件还算挺括,就是背后明显补过的西装,洗了个澡,连条形码一样的秃头都梳的很服帖,甚至还打上了领带。

     打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抵达了机场。

     莫望和火云邪神两个就这样待在VIP候机厅里,等待着那位雪梨的到来。

     “火云邪神,今天你怎么穿的这么正式?”

     “帅吧?我也不能给师傅丢脸不是。”

     “西装和衬衫哪来的?”

     “噢,西装我偷陈院长的,不小心把后背弄破了,就自己缝了下。”

     “噢,回去你死定了,陈院长非剁了你的手当酱猪蹄子啃了不可。那衬衫呢?也是偷的?”

     “不是,我垃圾桶里捡来的,只有前半面。”

     说着,火云邪神把衬衫提出来。

     这老鬼的衬衫只有正面,背面不知去了哪里。

     “快塞回去,丢死人了。”莫望连忙帮他整理衣服。

     合着这家伙是光着身子穿西装,衬衫只有正面这一片儿。

     就这样无厘头的聊着天。

     火云邪神虽然老不正经,总是闹笑话,但这也为莫望打发了不少时间。

     别看他老不正经,这位高人,可是在20世纪80年代,戏法圈里出名的天才。

     只可惜,高人过不了情关,在他28岁那年,他的未婚妻被人杀了。

     火云邪神从此便疯疯癫癫,寻找了近30年的凶手无果,最后万念俱灰,捐出所有家产,入住了精神病院,直到去年被陈院长发现,将他调来了这海上市。

     火云邪神为了寻凶,死在他手里的冤魂不下一万,也因此获得了火云邪神的称号,而他真名,连他自己都忘了,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每个海峰医院的精神病高人都有一段凄凉的故事,这也只是其中之一。

     莫望曾经调查过火云邪神的案子,但结果很不理想,唯一能确定的是,杀他未婚妻的肯定是个顶尖戏法师。

     “雪梨小姐到了。”

     候机厅内,地勤的空姐通报了时刻。

     随着高跟鞋的踢踏声,这位金发碧眼的年轻美利坚女魔术师出现在了莫望面前。

     一席标准的燕尾服,装扮和照片上的无二,只是真人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让莫望看着都不由吞了口口水。

     美女!

     阿弗洛狄忒的称号用在她身上当之无愧,嫩竹般纤细的身段,走的每一步,都散发出一位顶尖魔术师才有的压迫感

     没有随从,仿佛只是个普通的外国友人一样。

     她低头,摘下墨镜,看了一眼莫望。“你就是这次考核的见习会员?”

     虽然是美利坚人,一口中文说的却十分流利。

     莫望礼节性的鞠躬:“你好,我叫莫望,这次负责辅佐你在海上市的表演和任务。”

     说着,莫望还把旁边的火云邪神也压下来一起鞠躬。“这位是我的助手,配合我本次行动,他叫…”

     “我不在乎。”

     莫望还想为火云邪神起个假名应付一下,没想到却被雪梨毫不留情的打断。

     雪梨腰一歪,纤细的腰肢勾出臀部性感的曲线,她略显傲慢的说道:“我不在乎你和你助手是谁,本次任务绝不是新手能处理的,我要你做的就是别妨碍我。”

     说着,她把墨镜塞进了自己的内插袋里,孤高的眸子里看不出半点对莫望的尊重:“只要你们不给我添乱,我自然会给你的考核打上合格的分数,听明白了吗?”

     傲慢。

     无论是从语气,神情还是气质上,莫望都感觉到了这个美利坚美女的冷酷和近乎傲慢的自信。

     一个强者,有自信是应该的,更何况雪梨这种年纪轻轻就当选【二十】的天才。

     但是自信过了头,就变成了骄傲。

     莫望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几句话下来已经有点恼火,但还是选择让让这个女人,没有做声。

     莫望还脾气差,但不至于没有风度。

     但火云邪神不管,他抬起手就骂:“你和洋女人,知不知道我是…”

     砰。

     没给他说完的机会,莫望从兜里拿出四个备用的馒头,一捏,然后直接塞进火云邪神的嘴里,呛的他脸色铁青,差点没憋死过去。

     “是,您说的对。”没有和她计较,莫望只是谦逊的低头附和一句。

     雪梨冷冷的看了一眼莫望,再看看快被噎死的火云邪神,冷哼了一声。

     “最近IMS堕落了,居然会照这么弱的人入会。”她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呢喃了一句。

     当然,这逃不出莫望的耳朵。

     雪梨看莫望年纪轻,这年头,除了她本人,雪梨还没遇见过与自己同龄,却比自己强的人。

     大部分暗部魔术师都要在30岁以上才能有所小成,像莫望和雪梨这种天才,毕竟是少数。

     “还愣着干嘛?去给我提行李啊?”雪梨傲慢的喝了一声,转身就走,她的司机和豪车不知何时已经等在了门口。

     莫望和火云邪神对视一眼,耸耸肩,无奈的摇头。

     这小姑娘怕是出生魔术世家,从来没见过比她优秀的魔术师和戏法师吧。

     低调点。

     莫望不想对她展现自己的能耐,男人应该有点气量。

     然而,空姐推出的行李,让莫望的下巴脱臼了。

     整整十个推车像火车一样被推出来,上面大大小小叠了六七十个行李箱。

     “莫望小哥,你的考核是做苦力吗?”火云邪神的眼珠子要弹出来了。

     莫望已经凝固了:“给我看看哔哔打车里有没有卡车可以租。”

     门口,不知何时聚集了几百位记者,闪光灯犹如雨点般倾斜在雪梨身上。

     雪梨是特殊的,IMS明部和暗部的双重会员,因此她可以像普通魔术师那样上台表演。

     她父亲是被誉为魔术之神的小卫科特金,她自然也是享誉全球的著名魔术师,她来华夏巡演,对于海上市来说可是一条大新闻。

     镜头前。

     这个美女和刚才判若两人,一扫方才的傲慢。

     甜美的微笑。

     端正的态度。

     谦逊的发言。

     绝世的美貌。

     光这些,就怕是要迷死不少宅男粉丝,正面的形象完美的展现给了各大记者。

     莫望不由叹息。

     果然,明部魔术师没这么好当。

     除了魔术拥有观赏性外,还得是一名优秀的演员,这是喜欢“顺心意”的莫望做不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