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7:领队荷花
    “你认识八爷吗?”

     女人简单的一句话,让莫望神经紧绷起来。

     “你是谁?”莫望左右打量这个妖艳女人确认自己应该没有见过她。

     “我叫荷花,是八爷手下盗贼团领队。”女人自报家门,似乎很有恃无恐。

     “是嘛。”莫望捏笔的手开始发力,脑海中已经布好了如何秒杀面前三人的算盘。“你有何贵干?”

     这个女人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魅惑的气息。

     但莫望可不是那种面对女人就会松懈的白痴。

     只要对方一有攻击的势头,莫望可以肯定,自己手里的笔会抢先一步贯穿她的喉咙。

     “你眼神真凶悍,如八爷所说,你果然不是好惹的。不过别紧张,我不是来挑事的。”

     说着,荷花从容解开旗袍领子的两颗纽扣,露出饱满到爆的北半球,从双峰的沟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我只是来送信的。”

     莫望眼球往下一瞄,当瞳仁对焦,莫望握笔的手不由颤抖了,旋即,是冲破天灵盖般的盛怒。

     “你把林淼怎么了?!”

     照片上,这个得到莫望庇护而恢复开朗个性的女孩,竟然被剥光所有衣物,翻着白眼昏迷在床上,紧握的粉拳因竭力抵抗凌辱,指甲都嵌入肉里。

     身上还洒满秽液,但莫望可以肯定这不是男性的秽物。

     “放心,我才不舍得让肮脏的男人碰她呢。”像是看出了莫望的担忧,荷花咯咯笑着,媚态万千,一双风情万种的丹凤眼完美的诠释了【淫】这个词的真谛。

     “她的身体是属于我的,只有我能玩…你知道吗?林淼很敏感的,每次和她磨豆腐,都能让我爽上天。”说着,荷花笑的更加病态。

     显然,她是一个嗜好百合的女人,林淼被这个女人凌辱了,而且从她的语气来看,林淼以前在组织里应该也经常被她凌辱。

     莫望通过冷读术看得出来,荷花没有撒谎,冷读术的洞察力也可以判断出照片里的林淼还是处子之身,算是不幸中之万幸了。

     过两天莫望就要生日,林淼昨天就请了假,今天大清早就说要买生日礼物,想必就是这个时候…

     莫望后悔了,但更多的是愤怒。

     几乎是让空气凝固的,杀意遍及整个办公室。

     窗外的野猫,似乎都察觉到这份实质化的杀意,纷纷惊叫逃散。

     这杀意是何等浓烈,跟随荷花的两个保镖感觉皮肤都开始刺痛,畏惧的退了两步。

     看着莫望愤怒的样子,荷花更加病态的笑了。

     “我知道你很厉害,厉害到八爷都忌惮你,要不这样吧,加入我的盗贼团吧…我不介意和林淼玩的时候多出你这么个男伴,一男两女的话…你们男人都喜欢吧?”

     媚态丛生,荷花固然漂亮,但这气质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人形马叉虫,一般男人根本无法抵御这般诱惑。

     荷花妖娆的姿态,让旁边两个精壮的保镖都不由吞起了口水。

     但莫望看来,这画面绝对不是香艳,而是挑衅。

     这是在向莫望示威。

     莫望真的怒了,其特有的杀意让空气都阴沉起来,一言不发的,就如盯住猎物的猛兽般盯着荷花。

     “你想死的话可以试着继续挑衅我。”愤怒到极点,莫望凶相毕露。

     “是嘛,真遗憾…不过我也料到你不会同意的,那我就只好最大限度的利用你了。”

     荷花吃准了莫望不敢动手,侧坐上莫望的办公桌,特殊的坐姿加上高开叉的旗袍,让她整条细长的大腿都暴露在外。

     “本来,我想这次玩好就把这个叛徒处理掉,没想到,这个小妞在高潮的时候,居然喊出了你的名字,我为她打了自白剂后,问出了你的位置。”

     荷花媚然一笑,妖艳的脚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没想到,我居然比八爷更快找到了你。”

     “你想立功吗?”太阳穴上,莫望的青筋绽起,杀意浓烈的几乎嗅觉可闻。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

     “哇,好凶,人家好怕怕。”像是听了很好听的笑话,荷花咯咯笑了起来:“立功有毛用?老娘可是问出来了,你家里有不少宝贝吧?”

     荷花又点起一根女士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将二手烟全都吐向莫望的脸:“我也不贪心,今天晚上8点,东郊宾馆4号总统套房,把罗耶斯加冕金蛋给我,不然的话…”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保镖,又用暗示的眼神重新盯上了莫望。

     “你要知道,林淼可是个很漂亮,很可爱的小美人,不光是我,我们团队里的男人可都不会拒绝这么可爱的女人…其实我也不舍得让林淼被男人玩…跟她磨豆腐可是最能让我high的事了。所以…”

     荷花说着,用一根手指提起了莫望的下巴,口中兰芳吞吐:“她能不能活着,会不会被男人糟蹋,就看你够不够大方咯。”

     简短的对话,莫望的怒气几乎要把肝都撑破。

     面对眼前这个妖艳至极的美女,莫望愤然的开口了。

     “你会后悔的。”

     五个字,将莫望心头怒气全部指向了这个女人。

     荷花却不惧反笑:“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先说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魔术师戏法师的那些伎俩,你要敢惹我,就等着给林淼收尸吧。”

     话到后半句,荷花的语气突然变得凶狠?

     卑鄙阴险的女人:这是莫望给荷花贴上的标签。

     这张美艳的脸蛋下,藏着的是何等残暴的嘴脸。

     莫望很难想象,林淼以前在组织里,究竟遭受了这个有同性嗜好女人怎样的虐待和凌辱。

     更没想到和自己在一起不过三个礼拜,只是一个不注意罢了,她居然又被迫回到了那个地狱。

     “我最后再问你两个问题。”莫望压下怒火,漠然的问道。

     正准备转身离开的荷花也一愣,侧着腰扬起了尖锐的下巴,俯瞰莫望:“知无不言。”

     “第一,你们是怎么抓到林淼的,别跟我说只是街上碰到这么巧。”

     荷花听了,脸上滑过一个笑容,似乎在说就知道你要这样问:“她似乎是很缺钱啊,居然偷我投资的珠宝行,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偷珠宝行?

     这让莫望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要让林淼冒这么大的险,去珠宝行偷东西?

     莫望摇摇头,甩出了这个疑惑。

     想来这个荷花不会关心林淼偷她的原因,她只在乎抓住了林淼,并且可以拿来要挟自己,所以问她也没用。

     “第二个问题,你要罗耶斯加冕金蛋干嘛?我的确有,但那东西价值120亿美金,世上仅此一个,就算有人买得起,买得起的人敢不敢买都是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荷花没有料到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许多。

     她犹豫了片刻,又恢复了风情万种的模样:“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也不会傻到找八爷说这事。”

     她坐上椅子,娓娓道来自己的目的。

     罗耶斯加冕金蛋。

     是罗耶斯国家历代皇位继承人用于加冕仪式的仪式品,重52公斤,千足金铸造,外面镶嵌18颗15克拉和88颗9克拉的兰非金钻。

     这枚金蛋有着1800年的历史,据说当年铸造它的时候,为了献祭神明,古罗耶斯杀死了9999个婴儿,用他们的血,浸泡这枚金蛋整整3年。

     要知道1800年前,黄金提纯和钻石产量都是巨大的问题,能创造这样一颗金蛋,古罗耶斯耗费了多大的代价。

     这枚金蛋拥有古董,历史价值,考古,艺术品和奢侈品的所有价值。

     莫望当年为了偷它可是费了整整3个月的时间计划,估价大约在120亿美元。

     而荷花想要得到它,不是为了它值多少钱,而是为了用它来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团队。

     荷花要脱离八爷掌控,就需要有独立自我的资本。

     荷花在八爷手下服务已经有了15年时间,从一开始一个情妇,被八爷传授了盗贼技巧,自己琢磨后,得到八爷重用,创办了这个盗贼团队。

     现在,荷花想要独立出去,但她说到底也只是八爷的手下,业界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声。

     想要自己打拼立足的话,在羽翼丰满之前,八爷就会察觉到。

     八爷有很强的占有欲,他不允许自己的手下脱离组织,一旦他发现荷花想要带着盗贼团离开,肯定会杀她。

     所以,荷花需要能让自己一夜成名的手段。

     偷到罗耶斯加冕金蛋,光这个名声,就足以让荷花脱离八爷,在全世界任何一个黑道上立足。

     到时候荷花就能静静的壮大自己的组织,创造属于自己的盗贼帝国,而不是现在的团队。

     “所以,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荷花说到这里,面色变得异常狠辣:“把金蛋交给我,我保证把林淼安然返还给你,就当我用林淼买了你的金蛋,我们各取所需,反正你这个水平的盗贼,也根本不在乎这枚金蛋,倒不如给我扬名立万。”

     莫望听到这里,不禁摇头叹息。

     被八爷逼疯的婆娘。

     “这个金蛋,我可以给你,但是,在此期间你不能再凌辱林淼,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望大概知道了这一切,开出了交涉条件。

     “当然。”

     听到这里,荷花似乎放下心来,恢复了那妖娆的模样,转身离开。

     “今晚八点,我等你噢。”成了她临行的最后一句话。

     待门关上,莫望再也克制不住怒气。

     砰!

     一拳打在办公桌上,三公分厚的钢化玻璃桌面承受不住莫望这一拳粉碎。

     愤怒,不光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被人彻头彻尾的威胁,更是因为林淼被荷花凌辱。

     这三周的相处,莫望十分喜欢这个小姑娘。

     莫望不想说什么善恶,或者因果报应之类的大道理,因为莫望本身就不是好人。

     只是林淼是我的人,你动我的人,我就要你付出代价,这无关善恶伦理,只是因为纯粹的私人恩怨。

     荷花!

     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或者多大的理想,你动了林淼,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莫望的怒气滔天般的燃烧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