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8:你家门质量太差
    傍晚,莫望和雪梨一起走着下班路。

     但现在已经不是如往常那般平静,相反空气里散发着异常浓厚的沉重。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去?”

     这半个月来,随着对莫望的了解,雪梨对他渐渐刮目相看。

     莫望这个人,彻底推翻了她对见习会员的看法。

     这是一个拥有【二十】实力的见习会员。

     第一次看到莫望柜子里的东西时,雪梨就惊呆了。

     里面的东西,就算最不值钱的那个古斯通第一版邮票,这19张小小的纸片,都要价值30亿美金以上。

     莫望偷来收藏的宝贝,核算下来至少500亿美金以上,而对方的目标,竟然是他收藏品中的最高价值品:罗耶斯加冕金蛋。

     “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如果有陷阱的话,说不定会人财两空。”

     然而莫望却摇摇头道:“对方是八爷的手下,肯定知道IMS的存在,如果带人去,他们一定会撕票。暗中跟着我也是不可能的,你的实力,想在这么多盗贼高手手中躲藏还是很困难的。”

     雪梨还是不放心。

     女性之间的友谊比男女友谊增进要快的多,这半个月来,林淼和她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听说了林淼的事后,她对林淼十分关心。

     现在莫望拒绝她的协助,虽然雪梨表面上还保持着冷静,但内心里却是乱成一团。

     “那至少带上火云邪神……不,天山童姥的潜入技术不错,还有六指琴魔,他的音波功很适合营救林淼。对了,张四疯可以假扮成路过的老人…”

     “没用的。”没给雪梨说完的机会,莫望统统否决了这些意见,告诉了雪梨不能让这些高手出山的道理。

     第一,林淼和他们只认识半个月,他们对林淼的友好是建立在林淼是莫望徒弟的基础上的,他们没有理由去救雪梨。

     第二,除非是遇到打扰他们清净的情况,否则别说是林淼,就是关系和他们最好的莫望被人杀了,他们都不会出手相救。

     最后,用他们感兴趣的事物去诱惑这些他们出山,这仅限于想追天山童姥的火云邪神,其他人早已心如止水,没有什么能诱惑他们。

     至于火云邪神,这死老头一根筋,叫他隐藏?还不如去教一条狗说人话来的简单点。

     “那你万事小心。”雪梨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好认同了莫望的计划。

     “放心,金蛋我不会给,林淼我也要救出来,荷花我也要她付出代价。”愤然的,在雪梨的注视的目光下,莫望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到家,看着莫望拿出这颗橄榄球那么大的金蛋塞进书包后出门,雪梨冷静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

     既然帮不上忙,那就祈祷吧。

     雪梨这样想着,心底向耶稣祈祷莫望的平安归来。

     东郊宾馆。

     偏僻的地方甚至连路灯都没有,唯有一座类似公园的大门口,赫然由探照灯照耀着镀金的“东郊宾馆”四个字。

     虽然名叫宾馆,但东郊宾馆却是一家会所,且是海上市少有的五星级会所。

     其坐落于海上市和南越国的交界处。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海上市是南越国黑色交易的核心区,这东郊宾馆则成了这黑色交易的聚集地。

     毒品,赝品,销赃,买凶,甚至是女奴,一切你能想到的违法行为,甚至是丧尽天良之事,每天都在这里上演。

     八点前两分钟,套房内。

     全身被扒光的林淼此时被一指粗的尼龙绳捆住,也不知是不是荷花的嗜好,这捆绑的方式很有SM的感觉。

     房间里,站着6个身高近两米的彪形大汉,每一个人的肌肉,都厚重的犹如岩石堆砌而成。

     照理说,林淼如此惊艳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用如此诱惑的方式捆绑的话,任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

     然而这6个大汉仿佛是看不见一样,完全无视床上的林淼。

     这6个男人可都是自小武校出生,然后作为特招兵服役数年,退伍后再经过严格的训练成为最顶尖的盗贼。

     其身手,若是6人全力配合的话,足以和八爷的亲传徒弟王京对抗。

     可以看出,床边坐着的荷花,对这几个男人的威慑力有多强。

     荷花能让这6人忌讳,可想其本身的手腕和实力也绝对不会太差。

     更何况,荷花本就是东郊宾馆的股东,这宾馆里为了莫望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显然是不准备让莫望活着回去。

     “我的小宝贝,你还在担心你的小情人吗?”像是看出了林淼的心思,荷花伸出玉葱般的手指挑起林淼的下巴,媚然的笑道。

     林淼已经脱离了组织,这么多年来,一直忍受着这个嗜好同性的女首领百般凌辱,今日再也无法忍受,恶狠狠的朝她脸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呸!荷花,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莫望大哥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满腔怒火的话,诠释了林淼这几年来的不甘。

     这荷花却是不怒反笑,舔去了嘴边林淼的唾沫,像是品尝着琼浆般笑道。

     “不会放过我?呵呵,我就喜欢你这倔脾气,你越是倔,我越是想要你臣服。”

     说着,这个女人脸色绯红,揉捏起林淼的一只玉兔,连声线都开始升温:“怎么样?喜欢吗?姐姐我玩的你爽吗?现在忘掉那个莫望,衷心的为我服务,我或许还可以看在你是我最喜欢的玩具的份上,饶你一命。”

     紧咬牙关,面对凌辱,林淼几乎要把贝齿咬碎:“你休想。”

     “呵呵,嘴还真倔。”

     放开林淼,荷花对最靠近自己的大汉勾了勾手指:“来,给她再来针媚药,等我杀了莫望,夺来金蛋,我要她求着被我玩。”

     “你…”

     林淼还来不及反抗,就感觉脖子一疼,尖锐的针头已经扎入动脉,将媚药注入。

     联想到自己遭受荷花这么多年的凌辱,林淼此刻崩溃了。

     难道真的逃不出这个地狱?

     闭上眼,想起莫望风度翩翩的模样,这个值得自己憧憬的师傅,在说收留自己时的霸道。

     林淼深感愧疚。

     她一直隐藏着对莫望的好感,正是这份好感,面对凌辱的时候,成了对莫望的愧疚。

     就算凌辱自己的是女人,林淼还是觉得自己是不干净的,配不上莫望,所以才没有对莫望展现出自己的感情。

     本来,再过几天就是莫望的生日,林淼看中了一款男士戒指,却实在苦于没钱购买,于是想着去偷。

     但善良的林淼已经不想再偷普通人家的钱,给别人带来不幸,就想直接盗窃这家珠宝行。

     但林淼终究经验不足。

     她并不知道,珠宝行抢劫容易盗窃难,盗窃珠宝行的难度,甚至超过盗窃银行金库,连莫望都不会打珠宝行的主意。

     当即将得手时,林淼不慎触动了警报,然后就被带到了荷花身边,紧接着就是媚药的注射和这个变态女人的凌辱。

     莫望哥,对不起。

     随着媚药的生效,林淼感觉体温升高,皮肤开始变得敏感,下体也渐渐湿润。

     深知难逃再次凌辱,林淼已经绝望了。

     她现在唯一希望的是,莫望不要来救自己。

     莫望哥,不要来,别来救我。

     沁出心碎的泪水,林淼绝望了。

     看着林淼哭泣,施虐心泛滥的荷花更是兴奋的狂笑:“哈哈哈,没用的,你知不知道我把你照片给莫望的时候他有多生气?那眼神恨不得把我剁碎一样。莫望一定会来救你,你会看着你心爱的男人被我绞成肉酱,然后再慢慢享用你。”

     “贱人!无耻!”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就喜欢你恨我,你越恨我,我玩你玩的越爽。等我玩过你之后,我还会让我的兄弟们挨个轮你。哈哈哈。”

     听到荷花变态的宣言,林淼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咬牙抵抗媚药。

     而这时,门却在一股巨力下被踢开,白桦木的木门整个碎成了木渣,一个人影,从走廊内漫步走来。

     “什么事情那么爽?跟我说说,让我也爽爽好不好?”

     进门的,正是莫望,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手里拿着房间门的门把手。

     “听说东郊宾馆你也是股东?那我要投诉你了,你们的门质量怎么那么差?”

     说完,莫望把门把手扔给了荷花。

     来了!

     扔掉门把,荷花狰狞的笑了,旋即一声令下。

     “开机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