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10:你太弱了
    黑杰克,blackjack,在华夏称之为21点,不过这里是国外,就不能用21点这么俗的名字了。

     正规的黑杰克有着其特色的规则和玩法,和酒吧ktv那种泡妞的玩法完全不同,可以说,没去过高端场子的人玩梭哈和21点,其实都是在瞎玩。

     赌场里,黑杰克是很受欢迎的游戏。虽然梭哈也很受欢迎,但梭哈无庄,是玩家之间的对战,赌场很难参与,所以许多赌场的梭哈只有贵宾才有资格玩。

     相比之下,黑杰克不光比梭哈简单,玩的门槛低,而且这是一种极少数的,闲家比庄家有利的玩法。

     现场已经没有一个赌客了,所有人都作为观客,观赏这场决斗。

     要知道,场子里居然逼的老板亲自下来派人对战,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每个人都屏息凝神,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旷世对决。

     这个大快乐娱乐场前所未有的黑马,对阵老板陈景三手下最强的赌徒。

     为了这场赌局,甚至还特意清空了两张桌子,搬出了最大的赌桌,好让更多人看的清楚。

     王京十指交叉放在桌上,犹如一汪死水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波澜,眼睛死死的对着对面的莫望。

     而莫望,正慵懒的在挖耳屎。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年轻人能悠闲到什么时候?

     瞄了一眼荷官,这个特意准备的荷官心领神会,开始洗牌。

     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法,让观客都不由赞叹。

     想来这个荷官应该是赌场里最好的洗牌荷官了吧。

     公平对决?靠运气和气魄?

     想想刚才自己说的话,王京就想笑。

     赌场必千,这可是自古以来不变的定律!

     不出千还玩个毛?

     没人意识到,荷官洗牌时,那迅若雷霆的手下做的小动作。

     这是名为洗牌追踪的手法,一种十分隐蔽的千术。

     事实上,发现这种千术远比学会这种千术要难。

     不过这逃不过莫望的眼睛。

     莫望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吹掉了小拇指上的耳屎。

     很快,洗好牌,荷官开始派牌。

     “莫望哥,小心。”楚莹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提醒,而得到的答复,自然是自信的点头。

     陈景三冷笑着看着赌局,心中已经盘算起莫望输光后哭着求饶的模样,然后高高在上,一脚将他踢的屎尿横飞的痛快。

     跟王京玩,再加上荷官是我的人,就是神仙下凡你也别想赢。

     想着,到了押注的时间。

     “10万。”

     黑杰克的规则是反的,闲家有权决定筹码量,庄家有权跟不跟,但莫望推上的这一块10万筹码,对这种局来说,未免太小了点。

     现场的观客不禁一片嘘声。

     “怕了怕了,这小子不会是怂了吧?”

     “看来大神看到老板也要缩啊。”

     “你们在说什么?他输了我们还能有派彩吗?”

     现场稀稀落落的声音,有的在嘲笑莫望胆小,有的在为等会自己能不能拿到彩头而不安。

     “怕了吗小子?”

     王京自信的拿出自己的暗牌看了一下,再看自己的明牌是8,自信的笑了下。

     “hit。”叫了一张牌,莫望没有理他:“stand。”

     “hit…stand。”王京也叫了一张牌,旋即没有啰嗦,开牌。

     王京3张21点,莫望开牌,3张18点。

     莫望输。

     第一把就输,不光是观客,连楚莹都捏了一把冷汗,不禁害怕起来。

     楚莹是个普通的姑娘,她也看过比如赌神之类的电影。

     电影中,那一把把精彩至极的赌局让她大呼过瘾,赌神高进也是她心目中的完美情人。

     甚至有时候,楚莹会幻想自己陪着高进,在赌桌前叱咤风云,笑点江山的场景。

     但现在,这个美梦在莫望第一把输的情况下破碎了。

     莫望一直在赢,赢的楚莹都忘了输的可能性。

     但现在真的面对【输】这个现实时,楚莹怕了。

     这只是10万。如果接下来压100万,甚至1000万怎么办?

     仅仅是一把,在莫望身后的楚莹,掌心就已湿透。

     “小子,你还嫩了点。”王京皮笑肉不笑的收了筹码。

     这10万,对他旁边7000万的筹码显得有些太少了。

     “你这老家伙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莫望怎么会把10万放眼里,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出了最低的5万筹码。

     这让观客更加唏嘘。

     这匹黑马看来真的是怕了,筹码推的那么少。

     陈景三看了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莫望先生,你不会就这么点气量吧?几千万的局?就上5万?我还希望你能把我赢破产呢。哈哈哈哈。”

     旁边的保镖听了,更是附和着老板哄堂大笑。

     然而莫望不以为然的挠了挠鼻子,思考了片刻说道:“赢破产?这主意不错,那就这么定了。”

     这句话,呛的陈景三顿时面色铁青。

     这小子,太嚣张了!等你输光,看老子怎么玩死你…还有你旁边的美人,老子要打断你的手脚,当着你的面干她。

     然而一言不发的王京却面色略显凝重,他感觉到了什么,但始终无法清晰的判断出这是什么感觉。

     第二把很快开始了,王京很幸运的拿到了黑杰克,还是莫望输。

     不过这把王京有明牌A,莫望押了保险金,只输了2万5。

     陈景三更加兴奋,看着赌桌,也看着楚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驾驭这个美女驰骋一下。

     然后是第三把,还是5万,还是莫望输。

     第四把,第五把,第六把…

     莫望每一把都在输。

     但是,把把都赢的王京反而沉不住气了。

     每把都赢,但每一把都是5万10万的,有2把还被这小子买中了保险,已经15把了,两副牌算下来只剩下大概19张,可这边,却连100万都没赢满。

     这小子,到底打什么主意?这么低的赌注,我这边都出千了才赢这么点?这是要玩到天亮的节奏吗?

     现场的观客,也渐渐失去了耐心,无聊般的逐渐散开,一个个都不明白莫望的心思,各管各的去别的赌桌上玩。

     无聊。

     是所有人对这场赌局的看法。

     第十六把,已经连胜15次的王京终于按耐不住,冷冷的看着莫望说:“莫望先生,您不会这次还是5万吧?牌都快没了。”

     莫望喝光了瓶子里的巴黎水道:“嗯,然后呢?”

     “然后?”

     王京怒了,这不温不火的态度让王京感觉到,莫望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我是谁?我是八爷的关门弟子,在海上市,走到哪里不是贵宾待遇?就是市长看到我都要对我客气三分。

     你个不知那条泥缝里冒出来的臭小子,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

     “如果你不想好好玩的话,就滚出去!”

     一声咆哮。失去耐心的王京一掌拍在桌上,筹码山顿时倒塌,稀里哗啦的撒了一片。

     这一掌,力道很大,桌子都震了好几秒才稳定下来。

     莫望抬头看了一眼,慵懒的眼神里,再次释放出一个顶尖王者的光泽。

     嘴角勾起一个自信的弧度,莫望知道机会来了。

     莫望很嚣张,很狂妄,几乎所有和他玩过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如果真的认为莫望是这样的人的话,那就证明真的被他骗了。

     莫望脾气暴躁,但那仅限于被人羞辱挑衅时,真正的性格其实十分低调,不喜欢惹事。在赌桌上,这个心态能决定胜负,尤其是影响对手的心态。

     “既然王京先生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如你所愿,我全压了。”

     说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莫望将2900万筹码全部推上桌。

     2900万?

     刚才5万,现在一下飙升到2900万!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刺激的事实再次吸引了所有玩家。

     一大波观客犹如脱缰的野马,全部涌到了桌前,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就是莫望的目的,包括前几场也是一样,激怒对方,让对方失去理智。否则敌人看到自己突然压这么多筹码,理智的状态下肯定会有戒心。

     也只有暴怒的对手,才会毫不考虑的跟上自己的筹码。

     激怒对手,就是莫望的节奏。

     说到底,嚣张,狂妄,不过是吸引猎物的手段罢了,莫望的目标只有一个字:赢!

     这一出,让王京有些催不及防,看着桌子中间一堆的筹码,再看看莫望。

     赌徒的狂气被引燃了。

     “好,就是要这魄力!发牌!!!”

     黑杰克庄家是不需要做跟筹动作的,自然直接就可以发牌。

     两张牌到手,王京看到了自己的底牌,顿时一阵狂喜。

     虽然出千了,但是由于黑杰克在结束前不得中途洗牌,整副牌要一发到底,所以越是后期,出千的效果越差。

     但就算这样,王京还是拿到了两张10,是20点,这是真的好运。

     他假惺惺的笑道:“这才像话嘛,莫…。”

     然而他看到莫望的时候,却话音戛然而止。

     “stand。”淡淡的告知停牌,莫望别过头,压根没看桌面上自己那两张背面朝上的牌。

     不看牌就叫停牌?这是什么意思?挑衅吗?

     “20点,不好意思,莫望先生,看起来风水真的不会轮流转,幸运女神貌似更倾向于我这边。”

     王京的语气,带着胜利和兴奋,显得有些阴阳怪气。

     “的确是这样。”

     莫望拿起牌,看了一眼,停在了那里,抬起头,诡异的说道

     “黑杰克是少有的对闲家有利的游戏,因为庄家如果小于等于16点,就必须拿牌,而大于16点必须停牌,所以很容易爆煲。但你一次都没爆,而且你一次都没买保险…幸运女神看上去真的很眷顾你。”

     这话让王京顿时心脏停跳,暗叫不妙。

     王京压根没想过会玩这么多把,自然没有想到这点。

     一个庄家,玩黑杰克15把1次不爆,这绝对是引人怀疑的事。

     旁边的观客听到这点,顿时意识到这方面的不对劲,纷纷议论起来。

     王京暗叹失算,但也就如此罢了。

     现在击溃莫望才是最主要的事。

     “哼,就是啊,人走运神都拦不住,我也在想呢,我为什么没有爆过?是不是有点好运的不合逻辑,让你无法接受了?”

     说着,稳操胜券的王京往椅子背上一靠,舒坦的坐在那里等待胜利到来。

     然而,莫望颠了颠手里的牌,脸上,第一次流露出欢快的笑容。

     “没错,好运的我无法接受。”

     手一松,牌落桌。

     议论纷纷的观客,王京还有陈景三,所有人在牌面印入瞳仁的瞬间凝固了。

     全场只剩下了人群呼吸的声音。

     牌面:黑桃K和梅花A。

     黑杰克!!!

     莫望拿到了黑杰克?!

     王京感觉天地都崩溃了。

     这小子,全场都没拿过超过20点,这一下就拿到了黑杰克?!

     陈景三看到这里,什么蹂躏莫望,什么玩弄他旁边的女人,全都破碎了。

     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陈景三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莫望笑着说道:“牌面黑杰克,拿到黑桃K,赔率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5倍,陈先生,谢谢你们的1亿4500万,还有王先生,你的筹码好像不太够啊。”

     这一秒,观客们沸腾了。

     因为他们见证到了一个奇迹的诞生。

     楚莹看到这里,更是兴奋的喜极而泣。

     输了这么多把,这最后一把,居然一局定胜负。

     王京呆滞的坐在椅子上,刚才的胜算在握已荡然无存。

     “怎…怎么可能!”

     啪的一声,他一巴掌拍在桌上,牌都飞起2寸高:“我可是八爷一手培养的,你怎么可能能赢我?!你出千了?!”

     “出千?这种地方也配让我出千?”莫望看着王京,不禁摇摇头:“我没出千,你太弱了,不配让我出千。”

     ……………………

     ps:下章揭秘莫望如何在不出千的情况下赢出千的王京,喜欢的朋友可以试试。

     A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