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D2:幻手密录
    莫望的父亲莫闻,是华夏第二戏法师,同八爷一样,师出华夏第一戏法师崇山真人手下。

     小时候,父亲每到深夜,都会提笔撰写一部名为幻手密录的手写书。

     直到长大,莫望才明白过来,这本幻手密录,正是准备留给自己的。

     莫望是个魔术和戏法的天才,别人要用一年才能学会的招数,莫望只需要十天,但却很诡异的没有尽得父母真传,并不是父母不肯传授,而是因为莫望很懒,不愿意吃苦。

     倘若不是这样,莫望的魔术和戏法足以称霸全球。

     也正是因为了解自己这种性格,父亲才会撰写这幻手密录,目的是为了让莫望将来有一天,因为戏法不足吃亏的时候,不至于束手无策。

     印象中,这本书父亲是随身携带的,也因为父亲的失踪,莫望并没有得到这本书。

     可是为什么会在荷花的保险柜里?

     本来,八爷是老爸的师弟,两人应该是敌对关系,所以莫望推算八爷应该不知道老爸的下落。

     现在看来,这个推算错了。

     八爷恐怕真的知道父亲的线索,不然他不会有这本幻手密录。

     将林淼放进浴缸,用温水浸泡,方便散去体内的媚药,莫望和雪梨在卧室里研究起这本书。

     翻来这本书,莫望发现,这本书还没有撰写完成,其中只有硬技派和蛮力派的戏法,智巧派的并未收录,看来是父亲还没来得及撰写。

     但这对莫望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这本书足以让莫望本来比较薄弱的戏法得到增强。

     “原来这是莫闻前辈写的书,这样看来,真是算得上无价之宝了。”

     坐在莫望身边,雪梨好学的劲头涌起,目不转睛的看着书上的内容。

     虽然刚刚干了荷花,但莫望姑且也是个很健康的男人,雪梨坐的这么近,丝毫没有觉察到这个距离对于男女而言有些危险。

     手肘擦到一下雪梨挺拔的玉兔,而作为美利坚人的雪梨却是大大落落的丝毫没有察觉到,这让刚看过林淼身子的莫望顿时觉得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正在竖起男性的战旗,下意识的坐远了点。

     “八爷能有这本书,恐怕和我老爸脱不了关系。”莫望把书推给了雪梨,他暂时没有看的必要。

     雪梨认真的看着这本对她而言有些生涩的书,努力的汲取知识,弥补她对戏法的不足。

     “莫望,照你这么说,你加入我们IMS也是为了寻找你的父母?”雪梨问。

     莫望怀念起了自己小时候:“我从小就被爸妈严格管教,只有一个发小的哥们,所以对我来说,父母是最重要的人,他们不会丢下我,离开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作为儿子的不能坐视不管,必须找到他们。”

     “可你父亲是莫闻,母亲是别府雪,分别在戏法和魔术的造诣上冠绝天下,他们在IMS中都是顶尖的存在,能有什么麻烦,会让他们不惜抛下你离开?等下,难道…”

     雪梨瞳孔收缩了,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莫望也知道这个可能性,点头肯定:“没错,我想了一年,搜集了无数关于我爸妈的线索,包括你们IMS,唯一能让爸妈感觉到危险的只有一个,IMS的对立恐怖组织:混沌撕裂者!”

     自上一个SS级通缉犯,拉登死亡后,一个名为SI的基地组织便在叙比亚发动了圣战。

     IMS对此十分重视,经过调查,发现了不光是拉登,连这SI其实也只是个幌子,其幕后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组织,这个组织和IMS十分类似,但是没有明部。

     其名为:混沌撕裂者,会员人数大约在700人,均由顶尖的魔术师和戏法师组成,人数和规模均凌驾于IMS,操纵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恐怖袭击。

     所有基地组织,恐怖行动,都和它脱不了关系。

     最近IMS已经通过了草案,恐怕不就会对混沌撕裂者下达有史以来第一份SSS级通缉。

     “这些对我来说都言之尚早。”

     莫望摇摇头,说道:“现在应该专心对付的是八爷。希望从这个老鬼身上,我能套出点有用的情报。”

     说着,莫望看向雪梨:“你愿意帮我吗?”

     雪梨一听,却是自信的点头。

     “当然,我可是你的上司,而且,对付八爷本来就是我的任务。”

     说到这里,雪梨觉得自己作为魔术师,这戏法的内容实在是无法理解,便把幻手密录还给了莫望。

     收起幻手密录,莫望跟宝贝的将它放进了柜子里的保险箱中。

     这是出山一年来,寻找父母过程中唯一的有用线索,莫望十分重视。

     同样,这是莫望现在唯一提升自己的手段。

     莫望虽然会硬技派的硬气功和三十八路卸骨手,智巧派的口技和易容,但是对于庞大的戏法体系来说实在太少了。

     上次对战八爷,八爷并没有使用蛮力派的戏法,如果使用,莫望恐怕也不会赢的这么轻松。

     这还只是面对八爷。

     八爷虽然是父亲的师弟,但他远远不如父亲,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他不过也只是个二流戏法师。

     如果面对一流戏法师呢?甚至是超一流,顶尖戏法师呢?

     这种人虽然少,但不是没有。

     有了这本幻手密录,莫望将来如果遇上强敌,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林淼还需要静养。”莫望收好书,有了些想法:“雪梨,上次后场八爷来找你,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雪梨不解的问:“有什么奇怪的?”

     莫望说道:“你的来海上市目的是解决八爷,而你是【二十】,八爷性格谨慎,他应该会推测你身边是不是会有护卫,然后才来找你,但他没有,只是带了几个小弟过来,你不觉得有些激进过头了吗?”

     被莫望这么一说,雪梨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

     “应该有人在八爷之前调查过你的周围力量,所以才敢贸然进攻。”莫望说着,嘴角勾出一丝弧度:“我猜,这个人应该是陈景三。”

     当日陈景三就出现在后场,故意骚扰过雪梨。

     现在看来,这一举动是想看看雪梨有没有什么强悍的保镖,最后发现只有莫望的时候,才打电话给了八爷,八爷才会贸然进攻。

     “你的意思是…”雪梨不理解莫望说这些的目的。

     莫望笑道:“我做人从来都是被动的,谁惹我我干掉谁,但我老爸说过,偶尔挑点事能为人生增添不少乐趣,你觉得呢?”

     雪梨明白了莫望的意思。

     莫望是想去找陈景三。

     “好。”雪梨看了一眼浴室门,想起林淼受到的凌辱,心里也是一阵恼怒。

     虽然荷花是想脱离八爷才找的莫望,但归根到底都是八爷惹的事,没有八爷,林淼也不需要经历这些。

     雪梨这段时间和林淼关系相处的不错,对于林淼的事,雪梨十分惋惜。

     “那怎么做?”

     “很简单。”莫望拿出一枚硬币,笑道:“上次赢了他一亿五千万,他好像很不服,这次我就让他服,我要把他赢破产。”

     雪梨一听,不由笑了。

     她已经听说了莫望上次去大快乐娱乐城的事,一块钱赢一亿五千万,这的确是对赌场最大的侮辱。

     想来莫望是想故技重施。

     噔噔噔。

     就当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莫望一愣。

     莫望平时没什么朋友,几乎没人会来拜访,现在大半夜2点的,谁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打开门,入目却是三个穿着笔挺警服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气质英姿飒爽的女警,一头干练的短发如撒了黑纱般细腻。

     莫望顿感不妙。

     这不是上次市博物馆被盗时,电视上对记者解说的那个女警吗?

     却见女警一双丹凤眼里扫过剃刀般的冷意,看了一眼莫望,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雪梨,旋即说道。

     “莫望是吗?”

     “是的。”

     “那边那位,想必您应该是魔术师雪梨小姐吧?”

     “是我。”雪梨也很干脆的回答她。

     不妙。

     莫望看这个漂亮女警的眼神和气息,想起了半个月前陈院长对自己交代的事。

     “你好,我是市刑侦队队长赵霞,我怀疑你与多起故意伤人,故意杀人,和刚才东郊宾馆的杀人强X案有关,还有你,雪梨小姐,我怀疑你涉嫌故意杀人,请你们两位跟我回警局一趟。”

     莫望一听,顿时脸拉的比马还长。

     这就是陈院长说的那个脾气比我还犟的刑侦队队长?还是个女人?

     长是长的蛮漂亮,不过看样子不太好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