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D6:八爷那边
    海上市,瑞丰大厦。

     作为海上市最高的建筑,平常人眼中,瑞风大厦每天出入的都是接触上流社会,走在人生巅峰的金领。

     就是这座象征着海上市繁荣的建筑顶层,却聚集着这座城市最大的乌云。

     一个个西装笔挺的白领正在忙碌着,但他们的工作内容不是接待客户,也不是分析电脑上生涩的数据。

     验钞机几乎是一秒不停的工作,整捆的钞票堆满了整个墙角。

     不断的有人扛着大小公文包往返于各个办公室,包里多半是通过各种渠道得来的古董玉石。

     甚至有个房间被设计成无尘间,里面的冰箱里塞满了各种待售的人体器官。

     “啊…”

     腹部遭受重击,荷花惊叫着被椅子上的老子踢飞,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房间里为了一圈的精壮保镖,没有一个因为刚才这一幕而动上半分,看上去就像是十几具蜡像。

     “荷花,你知道我的规矩,就算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背叛我,会有什么下场,你应该明白吧?”

     老者的声音带着怒意,那弑人的气息令荷花毛骨悚然。

     “荷花知错了,你绕我一命吧。我愿意将功赎罪。”荷花挣扎着向老者爬去,娇躯抖似糠筛。

     窗帘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动了下,微弱的阳光正好照射在老者脸上。

     座位上的,正是八爷。

     “将功赎罪?哼。”八爷看着荷花,苍老的眼中没有丝毫同情:“你想带着我的盗贼团脱离我,现在还对我说幻手密录被人偷了,这份罪…你怎么赎罪?!”

     八爷的声音是咆哮的,气功的中气让他的声音如雄狮般震耳欲聋,吓得荷花汗如雨下。

     荷花四肢并用的爬到了八爷身边,抱着他的小腿,哀求道:“我错了八爷,荷花知错了。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

     说着,荷花狼狈的亲吻八爷的皮鞋。

     要知道,脱离八爷罪小,这幻手密录的丢失,对于八爷这边可是重罪,荷花不敢说是被莫望抢走的,否则非得被碎尸万段不可。

     八爷面色一凝,抬腿准备一脚踹碎荷花那张风情万种的美丽脸庞。

     “八爷。”

     然而就在这时,八爷身边站着一个中山装的中年人阻止了八爷这一脚。

     此人正是当日在大快乐惨败于莫望的王京。

     王京上前,现在八爷身侧恭敬的说道:“荷花从14岁开始服侍了您15年,照理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丢失幻手密录是死罪,但看在她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您也应该听听她想怎样将功赎罪。如果她说完您不满意,再杀她也不迟。”

     “嗯…”

     王京的话让八爷脸色略微好转了点,若有所思的点头。

     荷花见状,更是向王京投去感激的目光。

     “好吧。”沉思良久,八爷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但声线中的威严丝毫不减:“荷花,你别怪我不念情意,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说吧。”

     “谢谢八爷,谢谢八爷。”

     荷花听了,感激涕零,脑袋在红木地板上磕的噔噔作响。

     “别给老子废话,快说。”八爷显然没什么耐心,催促道。

     荷花起身,此刻哪里还有魅态,只剩下了对八爷的畏惧:“八爷,您还记得莫望吗?”

     “莫望?!”

     八爷一愣,旋即脸色顿时由红变青,脑门上青筋暴起。

     他怎么会忘了莫望这小子?!

     半个月前,自己就是因为轻敌,被这小子又断了两根手指。要不是从市医学院的朋友送来的增骨针,加快的痊愈,他的两根手指到现在都还绑着石膏呢。

     再加上这小子是莫闻的儿子,而莫闻在25年前抢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莫望就是个孽种。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八爷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撕碎了喂狗。

     只可惜,这小子是IMS的会员,而市刑警队新来的队长,那个叫赵霞的臭坡年又油盐不进,根本没法收买。

     八爷自从体育场遁走后,一直无法查出莫望的下落。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那个莫望的下落?!”八爷此刻难以抑制胸口的兴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是的,而且,幻手密录就是被莫望拿走的。”荷花从来没有见过八爷这般兴奋,不免有些害怕。

     “你说什么?”

     上前一把掐住荷花那如藕段般白嫩的脖子,将她提的双脚离地:“快说,莫望在哪?!”

     八爷可是精通三派的戏法师,其硬气功之强足以开金断石,不会任何戏法的荷花被他这么一掐,顿时觉得大脑发涨,几乎要死过去。

     “在…在海峰医院…”竭尽全力的,荷花终于吐出了这五个字节。

     八爷一听,这才将她放下。

     落地的荷花这才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不断咳嗽。八爷仅仅两秒的锁颈就几乎把她掐死。

     “给我查查海峰医院在哪?快去!”八爷激动的声音几乎要把旁边的杯子震碎,门口的保镖吓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生怕误了八爷的吩咐。

     生怕这条情报不足以换自己的命,荷花连忙补充道:“八爷…我还知道…这家医院的院长,是您的老仇人…叫陈旭傲。”

     “什么?!”八爷大惊。“陈旭傲是那家医院的院长?!”

     八爷怎么会不记得陈旭傲。

     他在道上被人称之为八爷,就是因为二十年前,陈旭傲追捕自己的时候,断了自己左手两指。

     这个仇,八爷可是日思夜想的想报,可是十几年来,这个叫陈旭傲的IMS白金会员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八爷如何调查,都找不到他半点踪迹。

     “好好好,太好了。”

     先是盛怒,旋即是狂喜,八爷兴奋的仰天狂笑:“哈哈哈哈,我还想那老家伙去了哪里,原来是躲进一家医院做了院长,怪不得我找不到他。这莫望原来是他手下的人,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了。”

     看着八爷这般反应,王京上前恭敬的说道:“八爷,需要我为您安排暗杀吗?”

     “暗杀?”八爷面色一凝,低喝着。“不不不,我要亲手捏碎莫望,陈旭傲和那个美利坚的臭娘们!”

     陈旭傲和莫望,这一老一少的断指之仇,八爷是记在心里的。

     这份仇,一定要亲手去报!

     而就在这时,王京的手机响了。

     能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场所,有资格保持手机开机的,恐怕也只有八爷的爱徒王京。

     这个电话,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

     “喂,我是王京,对,对,你是…”

     随着通话的继续,王京的脸色明显开始下沉,当电话那头的人物自报姓名时,王京更是吓的手机差点没拿稳。

     “怎么了?”见王京这般慌张,八爷也意识到有点不对。

     “八爷…”

     王京吞着唾沫,已是一副肝胆具裂的模样,双手递上了手机:“找您的。”

     找我的?

     八爷愣了一下,心想究竟是谁能让自己徒弟怕成这样。

     “喂,我八爷,你谁?”接过电话,八爷还是那般张扬的态度。

     然而下一秒,这般威严仿佛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萎了。

     “对,是我…不敢不敢,您有何吩咐?”

     一旁的荷花从来没有见过八爷这般慌乱,印象中,这个海上市之王,应当是所向披靡的存在。

     简短的对话,似乎是对面单方面的挂断,八爷却在这短短十秒的对话后已是全身湿透。

     “王京!”八爷的声音显然有些颓软,没了先前的威严。

     “在。”

     “准备叫几百个兄弟,去海峰医院大闹一场。”

     “八爷,电话里的那位崇山…”王京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到一半才意识到有些说漏嘴,这才停了。

     八爷无奈的叹息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是我师傅崇山真人。”

     “师公说什么了?”王京好奇的问。

     “他说…”

     八爷瘫坐在椅子上,像是老了十岁,犹豫了许久,还是摇头叹息道:“你还是别管了,照我说的做。”

     “是。”

     知道不好多问,王京应了一声,向大门走去。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荷花早已吓的面色苍白,也不知八爷是否原谅自己,只能静静的听候发落。

     “荷花。”

     八爷沉重的声音在呼唤自己,荷花娇躯一颤,连忙跪下:“八爷,我知道的都说了,你饶了我吧。”

     “嗯~~”

     八爷看上去虚脱了一样,似乎已经没了杀心,这才让荷花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三分。

     “看在你这份信息有用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为了让你更清楚的知道背叛是多么不切实际的事,你跟我一起去海峰医院。”

     荷花一听八爷饶了自己,顿时喜出望外,爬到八爷脚前拼命的亲他的皮鞋:“谢谢八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全心全意为你效力。”

     看着荷花这般宣誓,八爷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却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弧度。

     透过窗外,瞭望远方,八爷眼中的怨恨燃烧起了熊熊烈焰。

     莫望,我不知道你怎么勾搭上我师傅的,但就算他老人家为你做保,你也必须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