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D3:警局盘问
    赵霞很郁闷。

     18岁从警校毕业后,要强的她主动申请进入了最危险的刑侦队。

     赵霞有一个梦想,就是让社会不再有黑暗的角落,让弱小的普通人不用再畏惧黑暗势力。

     为此,无论多么危险的任务,她永远都会冲在最前线。

     在女警中,赵霞是特殊的。

     那完美的容貌和高挑的身材,让她足以享受同龄人不应有的生活,别说是区区警花,就是去选美她都能不落下风。

     但赵霞却为了正义的理想而放弃了。

     这接近偏执的执着让她很快受到上级的关注,今年24岁就升任了海上市刑侦大队队长。

     然而,当她关注到一起海峰医院附近的群殴案,上头却下达了指令。

     不准立案。

     赵霞怎么能不管,顶着巨大的压力,她一直在调查这个名为莫望的男人。

     紧接着海峰市市体育馆杀人案上级再次施压,要求不得立案调查。

     没想到今天,东郊宾馆6名男子被3楼房间的铆钉炸弹炸成了肉酱,总统套房里,一个叫荷花的女子惨遭强X,保险柜也惨遭洗劫。

     根据对荷花的盘问,再次证实这一切是莫望所为。

     没有给上头施压的机会,赵霞先发制人,直接找到了莫望家里,将他和雪梨带回警局。

     斗殴,杀人,抢劫,强X,无恶不作,莫望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赵霞是这样认为的。

     警局里,调来了资料,赵霞健步如飞的赶往莫望的审讯室?

     “赵霞,都这么晚了,要不先关他一晚上,明天再审?”

     一旁,跟着一个大概30岁的警察,样貌英俊,颇有老鲜肉的架势,语调里很明显的有些掐媚的意思。

     “王伦,你好歹也是我们队的副队长,居然说这种傻话?”说话间,赵霞的脚步却是丝毫不减:“如果他真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就应该尽快绳之以法。”

     王伦是刑侦队副队长,对新调来的赵霞垂涎已久,不放过任何能和她拉近关系的机会。

     “你说的对,对付罪犯,我们绝对不能留情。”

     说话间,他忍不住偷瞄着赵霞天鹅般的玉颈:“对了,话说回来,后天你我都休息,要不…我请你吃个饭?”

     王伦作为刑侦队副队长,和赵霞一起工作半年了,觉得今天倒是个不错的机会,想约她出去。

     “下次吧,我最近熬夜太多,我想好好休息。”说着,赵霞打开了审讯室大门。

     被拒绝的王伦愣了两秒,不甘心的吞了口唾沫,心底对审讯室里等着自己的犯罪嫌疑人莫望产生了一丝怨念。

     如果不是他今晚犯事,说不定这次约赵霞就成了。

     审讯室里。

     进门,赵霞就看到,双手被拷在椅扶手上的莫望正无所谓的坐着,腿翘在桌子上。

     王伦进门,看到莫望这种坐姿,更是厌恶。

     吊儿郎当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王伦心底已经给莫望套上了罪犯的帽子。

     要不是这小子今晚犯事,说不定约赵霞的事就成了。

     王伦完全迁怒于审讯室里这个叫莫望的青年身上。

     审讯室里的灯光不强,但莫望可以看到这个女警那双美丽眸子里闪动的锐气。

     “警察同志,干嘛带我来这?我可是守法公民。”莫望摊着手问。

     砰!

     狠狠的,将档案拍在桌上。

     王伦抢先于赵霞,给莫望来了个下马威:“你没有犯事我们会找你吗?给我老实点!”

     莫望眉头一皱,看着这个男警察:“我跟女警官说话,你**什么?”

     “我艹,你个小王八蛋,还…”

     “王伦,克制点,你是警察。”

     王伦刚想上去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就被赵霞拦住,只得作罢,心底对莫望的厌恶更甚。

     算你运气好,要不是赵霞不喜欢动私刑,老子不弄死你。

     心里暗想着,王伦压住了自己的怒气。

     赵霞想起盘问荷花时,荷花哭泣的那么痛心,再看莫望刚才无法无天的态度,赵霞的正义心被激发了。

     “我叫赵霞,旁边这位是王伦警官,现在我们要对你进行盘问,请你配合。”严肃的,赵霞发出了她特有的很磁性的女低音。

     “名字。”

     “莫望。”

     “性别。”赵霞作为一个警察很称职,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都不会流露出私人情绪。

     “女。”莫望睁着眼说瞎话。

     砰。

     狠狠的一拍桌子,王伦又抢先喝道:“你当我们瞎子?给我老实点。”

     莫望怎么会怕这种恐吓,笑着对王伦说:“既然不是瞎子还问我?你眉毛下面俩窟窿是拿来喘气的吗?”

     “哎…你…”

     王伦哪里见过有人敢对自己这么嚣张的,但赵霞还是伸手拦住了他。

     “严肃点,性别!”相比于王伦,赵霞显得沉稳很多。

     “我是人妖。”莫望摊手,玩味的说道。

     王伦憋不住了,手掌第三次拍上桌子:“莫望,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局,不是茶馆,你给我老实点。”

     “莫望,严肃点!”相比之下,赵霞就克制许多。

     “好好好,我服了你了,男的。我男的,行了吧?”莫望对这种正儿八经的警察实在没辙。

     “9月18日下午5点,你下班后去干嘛了?给我详细的说说。”赵霞问。

     “叫外卖,吃披萨,然后拉了泡屎,拉完以后感觉没拉干净,然后我又去拉,结果拉完发现没纸了,然后我就…”

     “谁问你这个了?”王伦不耐烦,手指猛戳不锈钢桌面,发出刺耳的噔噔:“我们问你干什么去了!”

     “对啊,我不是很详细的回答了吗?拉屎啊,难道要我连屎的形状都描述给你听?那我跟你说,拉出来好大两坨,就像生了锈的炮弹一样。”

     “你…”

     王伦气不打一处来。

     本想给这小子一些下马威,在赵霞面前威风一把,没想到这个叫莫望的嫌犯一张嘴巴倒蛮厉害。

     “赵队。”王伦耐不住性子,对赵霞说:“这小子在耍我们呢,叫我说,揍他一顿,他就老实了。”

     “不行,不能屈打成招。”赵霞有着自己的准则,一口否定了王伦的建议。

     王伦听了,只好作罢,但看着莫望的眼神更加厌恶,心里已经打起了小算盘。

     赵霞调来以前,王伦是这里的一把手,他的手段简单粗暴的多,对于这种嫌犯,直接一顿痛打,打到招供为止。

     这赵霞调来后便制止了这种风气。

     逼供的确违反法律,但王伦认为,对顽固的犯罪分子就要给点辣汤喝才行,所以暗地里依旧在滥用私刑。

     盘问还在继续。

     莫望很悠闲的和警察打太极。

     莫望知道,自己只要拖住,IMS那边就很快就会打通关系把自己弄出去。

     结果就是,2点开始盘问,问到5点,天都已经微微亮了,赵霞硬是一点有用的信息没问出来。

     这个美丽的女警花,脸上的熊猫眼已经穿透她的淡妆,逐渐显露出来。

     “美女,天都快亮了,熬夜可是美容的大敌,先去睡会?”看出了赵霞的疲惫,莫望嬉皮笑脸的说道。

     “谁准你说话了,闭嘴!”一旁的王伦看着赵霞这般疲惫,更是对莫望这个罪魁祸首深恶痛疾。

     “赵霞,吃不消的话,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抓住机会,王伦上前进言。

     赵霞想了想,觉得这话有道理,便点头起身。

     “王伦,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别像上次那样动私刑。”临走,赵霞还不忘交代一声。

     “放心吧,我好歹也是市杰出警员代表。”王伦打着哈哈,劝赵霞快点离开。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交给你了。”

     说完这一句,赵霞实在承受不住,打了个哈欠。

     砰的,不算太响的关门声响起,莫望发现,这王伦的脸色在关门的一瞬间变了。

     “小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现在就招了,要么…”

     说到一半,王伦从腰间掏出了手铐,一收,拳头攥紧,将两个拷口抓在手里,形成了指虎的状态。

     莫望面色也微微沉下。

     三个小时的盘问,如果看不出这王伦的意思,莫望这读心术就算白学了。

     王伦很显然是对那个赵霞有意思,进门就开始对自己立下马威。

     只是莫望哪里会是认怂的人?

     几个呛声,呛的他在赵霞面前很没面子,现在是想乘机公报私仇来着。

     “赵霞去休息,你把我逼供出来后,就显得你很牛逼,想让赵霞对你刮目相看吧?”莫望直接道出了他内心的想法。

     王伦顿时脸色一青,狠狠的砸了一拳桌子:“你蛮聪明嘛,聪明的话就给我招?不招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在王伦看来,双手被拷在椅子上的莫望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甚至已经想象出莫望被他揍的屎尿横流,向他求饶的画面。

     警察里居然有这种人,不知道雪梨能不能应付。

     没办法,现在也没办法,现在也来不及关心还未接受盘问的雪梨了。

     想着,莫望抬头准备个王伦打个太极。

     但没想到,刚一抬头,就见一个抓着手铐的拳头在视线里无限放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