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6:神级玩家
    当晚,莫望过了关,来到了南越国,打了个出租车,很快抵达了大快乐娱乐城。

     这座娱乐城在全世界眼中可能只能算中等,但在这南越国绝对属于最好的娱乐城。

     金色的装潢,金色的灯光,连门童和小姐的衣服都是金色的,完全以金色为主打的娱乐城,每天晚上都会聚集络绎不绝的玩家。

     这里承载着这个社会最富有的人,承载着多少玩家一夜暴富的梦想,同样也承载着最最肮脏的欲望。

     华夏禁赌,所以这靠近华夏国的琼山市成了无数赌徒的发酵地。

     现在门口,楚莹牵着莫望的手显得有些忐忑。

     就在下出租车的同时,他们就目睹了一个输破产的南越少年,被放水钱的流氓摁在地上爆打的场面。

     虽然离华夏近,但这里毕竟不是华夏,治安不可相提并论。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所有来过这里的人对这种场面已是司空见惯,但对楚莹这种还没见识过南越国黑暗的小姑娘来说,这太残酷了点。

     “别紧张。”看出了这个小姑娘的不安,莫望牵住她的手。

     楚莹顿感自己的手被一只更大,更有力量的手包裹,炙热的温度透过掌心传递,很快就蔓延到了脸上,一时间心如乱麻。

     简单的接受检查,门童放行,经理室里,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在9点半上,一秒不差。

     经理室里,透过监视,陈景三看到了莫望和楚莹的身影。

     “老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要用1块钱赢我们100万的小子?”

     “哇,还真敢来?还真有种啊。”

     旁边的保镖说着,顿时有些嘲讽似得笑起来。

     但陈景三却没有一点笑意。

     多年来经营这座娱乐城,陈景三睹面识人的本事绝非等闲。

     监视器里,陈景三分明看到,这个饭店那会看起来还没什么花头的小子一进门,眼神就变了。

     那是高手才会有的自信,是只有顶尖千手才能有的眼神。

     这小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陈景三意识到不对,呵斥道:“笑笑笑,笑什么笑?你们看不到这小子的气场吗?快给我叫王老师来!”

     保镖听了哪敢再放半个大屁,纷纷像霜打茄子般鞠躬,向外跑去。

     场子里。

     莫望环视一圈,拥挤的玩家将宽敞的大堂挤的水泄不通,每张桌子的玩法差不多在这一扫间就被莫望记了七七八八。

     这里和普通的场子差不多。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这个大快乐娱乐城可以用华夏的钱来兑换筹码。

     旁边兑换筹码的前台处,不需要问,莫望只是瞄一眼就看到,最低筹码是100一枚的绿色筹码。

     一块钱,连筹码都换不到。

     但莫望向来说话算话。

     说用一块钱,就用一块钱。

     楚莹简单的装扮,在酒醉纸迷的娱乐城绝对算得上一道清流,不少肥胖的富豪经过,都会用色眯眯的眼睛多看她一眼。

     “走吧。”多待无益,莫望可不想在这里多浪费时间。

     想进正堂必须有一万的筹码,那么,首先就要用角子机去赢满这笔钱。

     侧堂处,二十几台角子机错落有致的摆放着。

     靠墙边,等着一个玩家下场,莫望很快就坐上了角子机。

     这是台角子机是很常见的水果押注型,77是大奖100倍,最小的苹果2倍。中间还有榴莲,香蕉什么的。

     莫望也懒得管,反正倍率都写在上面。

     旁边有不少观客,其中大多都是南越底层的劳动者,闲来无事,钱又不够去正堂玩,只好在这里玩水果机,观客大多想要先观察观察机器规律。

     一般会先观察机器规律的这种人这都是有经验的熟练玩家…在常识中。

     而莫望眼中的他们:都是垃圾。

     不,不是特例,而是在场的所有玩家,全是垃圾。

     莫望是一个戏法师和魔术师,洞察魔术中的冷读术一般都被认为是观察他人微表情的技术。

     但其实不然。

     那是读心术的能力。

     冷读术,cold.reading,业内真正的全称为:限定信息有限情报统合读取术。

     这是一种特化训练方式,能够捕捉到最细微的细节,在有限的环境里最大限度读取信息的能力。

     外界那些小魔术师宣扬的冷读术,其实是读心术的变种。

     真正的冷读术,读取对象不光包括对人,还包括对物…甚至是对程序。

     角子机通常会有赔率,这个赔率是一套程序,比如设置成70%,意思就是进10元出7元。

     但这套程序不能太过灵敏,太过灵敏的话,所有玩家都是进10元出7元,每次都这样谁还玩?

     所以,这个程式必须以宏观大数为基础进行设定,也就是设定的迟钝点,这样才能让人有赢有输。

     这套程序开出的结果是以程序中一个基础值加若干个变数来决定的。

     基础值是未知的,但变数是可知的。

     玩家压的选项,就是这个变数。

     倘若以每个水果代表的倍数分别设定的话。那么可以将这个数值确定为其倍数,或乘若干倍的倍数,然后代入基础值。

     知道了变数的基础原理,那么想要逆推基础值的话就简单多了。

     侧目看看楚莹,发现她似乎是有点口渴了,一直在舔嘴,但目光却一直胆战心惊似得看着自己。

     委屈这个妮子了。

     莫望回过头,看向机器,掰了掰手指。

     “那么,就先从饮料钱开始赢起吧。”

     2倍。

     莫望按下苹果。

     角子机通常一块钱会分成10个点数,也就是说就算每次都输的话,也能输10次。

     而最低倍率的苹果中标率也是最高的,从宏观上来说,怎么样都应该能压个20多次。

     第一次,输,莫望记住了最后开出的结果以及转的圈数和自己按下确认时灯光所在的位置,然后继续押注苹果。

     第二次,赢,依然是记住这些信息。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就这样一直输输赢赢,一直盯着苹果,每次只压一点,一共进行了27次,莫望手头上的点数居然还有7点。

     一旁的观客却没了耐心。

     观客不懂角子机的程序,自然觉得这毫无意义,那些手痒的观客甚至都叫骂起来。

     “每次都压一毛,你玩个屁啊!”

     “就是,还盯着苹果压,你这样能赢才见鬼了。”

     “不会玩就不要玩,给我下来!”

     一个个的叫骂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些脾气暴躁的南越人都开始撩袖子,看那样,是准备动手了。

     “莫望哥。”

     楚莹有些紧张。

     莫望微微一笑,大声直接对着人群怼道:“你们这群垃圾给我闭嘴!”

     这一句话,周围的观客更加暴怒了,一个个的拥挤着要上来动手。

     莫望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怎么?说你们垃圾还不服?好,我就证明你们是垃圾!”

     一句话,所有观客都沉默了,眼神中每个人都充满了愤怒,倒想看看眼前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莫望将剩下的7点全部压在了最大的77上。

     现场顿时哄堂大笑。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呢。”

     “就是,你以为100倍的奖金这么好中?”

     “一天都未必能开出一次,他要能中,我直播自宫。”

     莫望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按下了确认。

     然后…

     “恭喜你,中金奖啦!”

     角子机稚嫩的孩童声音,还有一连串的音乐,仿佛是一连串的耳光声,噼噼啪啪的打在这群观客脸上!

     现场沉默了。

     100倍!

     莫望的机子上的数字,赫然跳成了血红色的700。

     “接下来是榴莲:10倍。”

     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莫望一下全压榴莲。

     再一次的,随着中奖音乐响起,原本不可思议的700后面又多出一个0。

     7000?!

     方才还在叫嚣的观客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10点等于1块钱,7000点就是700块。

     1块钱赢700?可能吗?

     然而,莫望再一次的挑战了人们的认知,压在了银色的77上。

     50倍,然后…

     柜台那边,女服务员正在清算刚才的营收,娱乐城里,营收是每小时清算一次的。

     突然,一个狼狈的男人如疯了一样冲了过来。

     “快点!篮子!给我个接硬币的篮子!”

     服务员蒙逼的看着这个男人,问道:“先生?您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这个男人立马失去耐心的吼道。“少废话,快给我篮子!你们的角子机爆了!!”

     爆了?!

     服务员连忙向监控看去,却见那边,已经没人在玩角子机,只有一个人坐在中间的机子上。

     几乎所有人,都在围观这个人的操作。

     而这个人旁边的4台机子上,赫然闪烁着红灯。

     这是机子里的钱被赢光后才会亮的灯。

     服务员这一秒真的蒙逼了。

     4台角子机被一个人赢光了?而且这个人现在玩的机子,也正亮着现金不足的信号。

     这个男人的脚底下,赫然是5个装满硬币的篮子!

     天啊,这什么情况?这每台机器里都有5000到1万的硬币,根据赔率,这些硬币每天收场的时候都会翻好几倍,今天怎么全吐光了?

     难道这就是前辈们说的,难得一见的神级玩家?!

     ……………………

     PS:角子机等于老hu机,我知道两者的区别,但因为和谐问题,本文就只好把两者揉捏成一个东西了。

     而文中程序为真,不过别试了,第一我少说了2个要素,第二,这不是一般人的脑子能算的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