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8:轮盘风云
    莫望不是白痴,几乎可以确定,陈景三正透过摄像头看着自己。

     正是因为这样,莫望才没有出千。

     如果出千,不,只要有一点出千的迹象,陈景三就有名正言顺搞自己的理由。

     当然,莫望如果出千,他自然不可能看到,不出千的理由很简单。

     莫望要告诉陈景三,你的场子,不配让我出千。

     一个成年男性一般视线可以同时捕捉4到5个目标,一个职业电竞玩家最高可达9个,冷读术入门需要拥有同时捕捉15个目标的能力。

     而莫望,可以同时捕捉超过50个目标。

     这也是莫望自称顶级的半吊子魔术大师的原因。

     会的本领很偏门,但只要是会的,这世上无人能敌。

     下一个目标,莫望选在了苏维埃转盘上。

     娱乐城里,桌上所有道具,诸如骰子,牌,转盘珠子,洗牌机等,都会定时更换,毕竟细微的损耗都会影响游戏的公正性。

     不要在刚换赌具的时候就上桌,这是娱乐城里一条只有高端玩家和聪明人才知道的定律。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刚换来的是不是有作弊功能,最好先观察几回合。

     眼下莫望选择苏维埃转盘,是因为这个珠子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但还不至于现在就更换。

     这个珠子大概还能玩五六把吧。

     莫望估算着。

     身旁已经聚集起了一大批观客,莫望的传说已经开始流传起来。

     “就是这个人,我从他在玩角子机的时候就跟了。”

     “我也是,他居然只用1块钱赢到了现在的12万!”

     “笨蛋,刚才三公桌上他都赢满23万了,派彩派了11万。”

     “1块赢23万?这可能吗?还派彩1万?这人是傻还是聪明?”

     “不是派彩8万,角子机那边还派彩了3万呢!”

     “我的天,派一半的彩?这不是疯了啊?”

     “人家有资本疯啊。”

     和周围的人兴奋的议论不同,荷官却连吞口水。

     一张桌子能为赌场带来的收益,和荷官的收入息息相关。

     眼看着莫望上桌,身为南越人的荷官略黑的脸上顿时变得死白。

     但毕竟是工作,荷官不敢不开局,只能转动转盘,投下珠子。

     转盘游戏,上桌人不得连续两局不压注,所有同桌的玩家,一双双恶狠狠的眼珠都瞪着莫望。

     这不是敌视,而是在等待着莫望下注。

     这一夜,整个娱乐城都沸腾了,莫望的不败传奇已经成了这里所有人的关注点。

     跟着这个年轻人压,肯定不会亏。

     这是在桌上所有玩家的共鸣。

     转盘游戏,荷官每局有权在珠子落入号码位前转动3次转盘。

     当荷官转动第三次转盘后,就是下注的最佳时机。

     “你们都想跟我赚钱是吧?我先说好,胆儿小的快走,因为…”

     话到一半,莫望没有说下去,只是邪笑的看着同桌的玩家,将筹码推上去。

     然而一双双饿狼般的眼珠,瞪着莫望的筹码,正准备跟进的时候,他们得手都颤抖了。

     这什么情况?谁敢这么押?

     本想跟进的人,在面对莫望押注的位置时都犹豫了。

     12万筹码,分别3万一组,摆放在0,00,1和36这四个数字上。

     “我的天?!他疯了?”

     “这都敢压?一把错了不就死定了?”

     “不行,不能跟,他想死,我才不陪他!”

     桌上所有的玩家,在还是观客时对莫望的信任,此刻荡然无存。

     要知道,莫望压的可是胜率最小的数字。

     一个转盘一共从1到36,外加0和00两个数字,一共就38个数。

     单数为黑色,双数为红色,0和00不属于任何颜色。

     一般情况下,人们下的都是1赔1的色注,或者1到18个19到36的半注。

     胆子大点的也不过敢下1赔2的1到12,13到24和25到36的小区注。

     最凶也不过是下1赔5的6位连号注,莫望下的这4个注,可都是1赔35,胜率不过38分之1的单号注。

     而且,0和00的格子更小,是公认的难开。

     所有玩家都不禁倒抽一口气。

     跟还是不跟?

     如果跟了,中了,那可是1赔35的超级回报,随便砸个几万进去,得到的收益足够大半辈子不用再努力。

     但那38分之1的概率,谁敢跟?

     “疯了,你真的疯了!”

     “老子才不陪你疯!”

     “我…我不玩了。”

     几个玩家彻底吓破了胆。

     要么怕不中,但下在其他注上,又怕成了莫望的陪衬,一个个都起身离去。

     剩下几个玩家,也合归各的,凭自己的想法压在了色注和区间注上。

     所有人,一双双狂气的眼睛死死的等着转盘上的小球。

     红红红!

     黑黑黑!

     中中中!

     每个人内心都几乎是咆哮起来。

     然而莫望却一反常态的转过身,居然在这最紧张的时刻,把视线挪开了赌桌。

     “所以我说,赌,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所有观客还没弄明白这个传奇是什么意思?

     珠子还没落框就不看了?这是放弃了的意思?

     然而并不是!

     在众目睽睽之下,珠子渐渐靠近数字框。

     咔哒一声,落入了神的位置。

     00!

     转盘桌上,所有的疯狂都不见了,荷官甚至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几乎要昏过去。

     00!!这是1赔35的倍率。

     桌上,赫然只有莫望的筹码摆放在00的位置!

     一人通杀!

     3万乘36倍,整整108万?!

     要知道转盘风靡各大赌城,是因为这是少有的庄家低优势游戏,作为庄家的娱乐城,其实只有4.76%的优势。

     这么低的优势,再加上只是个二线娱乐城,一张转盘桌一天营收也不过二三十万,这一下赔了100多万…

     荷官眼珠一黑,当场晕死过去。

     旁边的后备荷官顶上,这才将筹码派发给莫望。

     全场所有观客,看着捧起108万筹码的莫望,彻底沸腾了!

     “我的天啊!这小子会预知未来?!”

     “这简直就是神啊!!”

     “大神!你还缺大腿挂件吗?”

     “我特么怎么那么2,为什么没跟他啊!”

     现场欢呼了,这是这家娱乐城有史以来最大的黑马!

     只是几分钟,这个1块钱进场,带走108万筹码的传说成了整个娱乐城的焦点。

     在场的人意识到,或许自己正在目睹一个传奇的诞生!

     每个人都伸出手试图触摸莫望。

     在这里的传统意思就是沾点仙气,希望莫望的好运能为自己接下来的游戏带来盈利。

     莫望摇摇头,无奈的叹息。

     运气?

     所谓的运气根本不存在!

     珠子的转速,罗盘的转速,入珠时的位置,阻力,罗盘干扰片的角度,珠子撞击的力度…等等等,一切的因素进行综合计算后,就能理所当然的得出珠子最有可能落到的数字。

     没错,这是计算,不是运气,运气这种东西从开天辟地之初就没有存在过。

     这世间的一切偶然,运气,都是由心态,前提条件,规则等等无数看不见的因素组成的必然!

     赌,根本不是运气。

     在游戏开始之前,胜败早已注定,胜败只取决于你知道多少,对于知道的多的人来说是必然,对于不知道的人来说,这就是运气。

     “莫望哥,已经赢了100万了,我们走吧。”

     楚莹几乎是急不可耐的。

     要知道,一个小护士,小医生,要做多久才能做出这100万来?

     100万,对于楚莹来说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

     现在的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身处这种地方,而且还是国外,这让楚莹一直在焦灼。

     要知道这100万可是能花很长时间了。而且莫望既然完成了他1元赢100万的赌注,就不应该再做停留。

     这山琼市可不属于华夏,属于南越国,治安一向很差,若不是万不得已,楚莹才不会出这趟国。

     而且楚莹不是想让莫望分自己一点,而是不想再让莫望玩下去,生怕这100多万一把就不翼而飞。

     但是,莫望可没这个打算。

     100万,的确,这很牛逼,但是这不足以对陈景三造成打击。

     牵起她的手,凝重的看着楚莹,莫望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问:“楚莹,你相信我吗?”

     不知为什么,只是被眼前这个无敌的男人牵着手,楚莹竟然感到自己的身体要被烧起来了。

     几乎是没有思考的,楚莹点下了头。

     “相信。”

     “好!”

     莫望心底早就做好了打算。

     抓起桌上一叠筹码,价值接近30万,莫望当场朝天一撒,赌场顿时下起了筹码雨。

     “28万的派彩,分你们了!!!”

     狂傲的宣言,现场的热量不能再用沸腾来形容,而应该说是爆炸。

     莫望站上椅子,手指一横,指向一个监控摄像头,厉声喝道。

     “我本来只想用赢100万的,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赢1亿!”

     赢1亿?!

     所有人几乎是把莫望奉若神明般的欢呼起来。

     这是要把传奇进化成传说?

     摄像头的另一侧,陈景三手中的笔再也承受不住拇指的压迫而折断。

     1亿?他说要赢1亿?!

     太嚣张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王老师!”

     回过头,陈景三再也抑制不住胸口的暴怒:“请你出山吧!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王京淡淡的一笑:“不急不急。”

     “可是王京老师,在这样下去…”

     王京伸手一挥,止住了陈景三的话。

     “这小子是有本事,但我现在出山,他充其量不过输80万。你不过保本。景三啊,你要知道,人爬的越高,跌下来就死的越惨。”

     陈景三一听,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三分:“原来如此,王老师。您的意思是……”

     王京看着镜头,冷冷一哼。

     “让他多赢点,然后一口气让他输个精光,最好再逼他背个几千万的债,你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华夏,死人可不受华夏管。”

     “王老师…高!实在是高!”陈景三溜须拍马似得伸出了拇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