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A3:找麻烦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和往常一样,莫望和楚莹一起走着顺路的下班路。

     初秋的晚上,秋老虎的余温还没散去,但风却是不嫌累的带着落叶在吹。

     穿着黄格子连衣裙的楚莹在夕阳余晖下楚楚动人,目光没有从莫望手上离开分毫。

     “莫望哥,你这一手哪学的?好厉害,教教我呗。”

     魔术,特别是扑克牌快手,对女孩子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下班路上,楚莹的眼睛就没从莫望的手上离开过。

     一只手,一副牌,随着手指灵活变动,时而单手开出三副牌扇,时而单手洗牌眼花缭乱,看的楚莹愣是挪不开视线。

     这单手花切一般人对着镜子三个月,每天5小时练习的话基本就能小有所成,对莫望而言更不算什么。

     莫望的水平绝对不会比旧加坡花切大赛冠军差,单手花切炫丽的令路边经过的美女都不由回头。

     一副牌在莫望手中仿佛是有生命的一样千变万化,引来楚莹因赞叹而词穷。

     “你想学啊?”莫望坏笑的问。

     楚莹头点的像鸡啄米一样。

     “那你今天中午说和我有约,这件事算不算数?”莫望腆着脸问。

     楚莹顿时脸翻成了番茄色,有点支支吾吾起来:“你…那是…那是…”

     “那是什么?”

     楚莹不好回答,我是为了拒绝王东才这样说的,这种话说出来太不礼貌了。

     “是为了拒绝王东才说这话的?”小妮子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莫望就算不会读心术也能看得出来。

     楚莹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然后点了点,小指头捏着衣角不停的打转,犹豫许久,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今天中午,谢谢你。”

     “小事一桩。”莫望哈哈笑了一下,手一动,手中看似乱七八糟的牌一瞬间归位,再一抖,整副牌就如消失般不见,引的楚莹目瞪口呆,愣是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想来这么厉害的手法我也学不会,还是算了。

     楚莹打消了讨教的念头。

     两人就在夕阳下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不一会就到了车站。

     “好了,到这里就要分开了。”

     到了车站,是分道扬镳的时候,莫望像往常一样向楚莹道别。

     但这妮子却嘟着嘴,像在犹豫什么,小脸红的像熟透的柿子。

     “喂,在想什么呢?”莫望疑惑的看着她。

     所谓女人心海底针,有时候就算有读心术,也猜不出女人心里那些突发奇想。

     犹豫了许久,楚莹这才鼓足勇气说道:“机会难得…要不要…去吃个饭?”

     吃饭?

     莫望一愣。

     想起来今天陈院长把自己工资扣的只有1200,如果不去出千赚点钱,1200在海上市真的连吃屎都不够。

     现在这妮子请吃饭,正好解决了燃眉之急。

     “好啊。”

     莫望自然是满口答应?

     怎料这时,莫望余光察觉到不对,马路对面,一辆面包车旁,几个五大三粗,穿着背心的汉子正在聊天,但目光却一直时不时的朝这里望。

     被盯上了。

     可能普通人不会察觉,但莫望的冷读术已是出神入化,任何细节都不会逃过他的法眼。

     果然,似乎是确认了目标,这几个汉子几乎是无视车水马龙的马路,径直朝莫望走来,一路上吓的不少汽车急刹,差点酿成连环追尾。

     “你小子就是莫望吧?”

     为首一个,身高近两米,肌肉异常发达的痞子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问,那凶神恶煞的表情,恐怕只要一个不和他心意,就会被他一顿痛打。

     周围等车的人都不由向远离这帮痞子的方向退去。

     楚莹哪里见过这个仗势,吓得花容失色,战栗的躲到莫望身后。

     “莫望哥,这些人是谁?怎么办?”

     “别怕。”

     不以为然的,莫望安慰了一下楚莹,旋即面向这个痞子。“是我,干嘛。”

     简单的话,让痞子脸色一青,似乎有些怒气,但还是克制了一下,说道:“没什么,我们龙哥想要找你聊聊天,赏个面子,走一趟吧。”

     “莫望哥,不要去。”楚莹拉着莫望的衣袖连连劝阻。

     这痞子顿时恼了:“妈的,臭娘们谁问你了?给我闭嘴。”

     这一吼下的楚莹几乎要哭出来。

     莫望眉头一皱,心里一阵不爽。

     恐吓这种事,要建立在实力高于对方的基础上。

     虽然看起来好像对方人高马大,人多势众,但莫望戏法中的硬技派硬气功和三十八路卸骨手早已炉火纯青,别说是几个小流氓,就是来10个散打冠军都奈何不了他。

     “跟你走?不好意思我没空,我这倒有个更好的提议你听下:我对你伸出中指,然后你给我滚蛋。”

     说完,莫望对他比了个“卵”的手势。

     这痞子哪里想过,眼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人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印象中这种人,看到自己应该怕的大小便失禁才对。

     “你妈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走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噢是嘛?”莫望撅了撅嘴,提起眉毛摆出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无辜表情:“我好怕噢。”

     说话间,已悄悄提起内劲。

     楚莹发现,自己抓着的莫望的手臂,居然越来越硬,感觉仿佛是抓着一根铁块一样。

     “妈的,兄弟们办了他!只要不打死就行!”

     言罢,几个痞子猛的一撕,扯下了家伙上包的报纸,一把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和钢管印出阵阵寒光。

     为首这个痞子说完,提手一棍朝莫望头上砸去,他甚至已经想象起被他拍的半死的莫望下跪哭着求饶的样子。

     楚莹吓得面色苍白,呀的惊叫。

     “白铁棍?我还以为是钢的,三分力应该够了。”

     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呢喃一句,莫望抬手就是一拳。

     锵的一声,拳头和白铁棍居然碰撞出了金属的清脆声音。

     那痞子就觉得砸到了一股巨力,棍子脱手飞出,待落地才看清,这白铁棍居然被眼前这瘦弱的小子一拳打折成了V字形。

     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下巴一疼,视线不受控制的朝另一边歪去。

     就听啪的一声,为首这痞子被莫望一击虎齿上勾,当场打的飞出两三米远,重重的砸在车站旁的垃圾桶上。

     一掌拍飞两三米?对方还是至少90公斤以上的彪形大汉。

     华夏戏法的硬技派气功,莫望可是从小为了免受老爸毫无人性的毒打一直在拼命的练,别说是打飞一个人,就是一辆车,莫望抬不起来也都能给它掀翻了。

     一帮小痞子哪里见过这仗势,个个面色铁青,不敢上前一步,生怕自己就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莫望身后的楚莹早就看呆了,她哪里想过,这个精神科医生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居然把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汉打飞。

     好有男人味。

     楚莹心底,不由对莫望产生了浓浓的敬佩。

     那痞子从垃圾堆里爬出来,下巴不自然的朝一边歪着,很显然是被的下颚脱臼。

     “啊…啊啊啊啊!!!”

     剧痛,疼的这个大汉哇哇大叫,想要咒骂,但下巴脱臼了哪里说得出半个字节?只能像个疯狗一样啊啊叫,鼻梁的中枢神经更是因为剧痛刺激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

     莫望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一眼,再看看不远处自己上班的医院。

     “去医院吧,我医院骨科张大夫接骨技术不错。还有,告诉你那个什么龙哥还是王八哥,我不认识他,别想报仇,下次再来我就卸了他还有所有小弟的胳膊。”

     一句话,让还完好无损的几个痞子顿时菊花一紧,仿佛联想到自己被这个看似无力的男人拧断胳膊的场景,不由一阵胆寒。

     “我们走,楚莹。”

     说完,莫望拉着楚莹,上了刚好靠站的公交车。

     楚莹哪里会说一个不字,还沉迷在莫望英勇的姿态中,怔怔的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