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1:崇山麻将
    莫望选择了放下雪梨,让林淼继续待在十字架上。

     这并不是偏袒,莫望只是考虑到雪梨如果继续待在十字架上,不等事情完结,她就会冻死。

     成熟稳重的雪梨意志力固然比林淼强数倍,但考虑到经受过盗贼体能训练的林淼就算是个入门盗贼,其对严酷环境的耐受度也远超雪梨。

     从十字架上下来,雪梨已经冻的唇齿发紫,但这个高傲的女人毕竟是【二十】之一,硬是凭着坚毅的意志,连个眉头都不皱一下。

     “没事吧?”莫望关切的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感受着尚且有莫望余温的衣服,雪梨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嗅着外套里残留的男性气息,雪梨略显安定了点。

     “没事,上桌吧,林淼妹妹耽误不得。”

     点头,简单的关切后,莫望坐上了麻将桌。

     这崇山麻将虽说是6人麻将,但其实还是4个人玩,另外2人作为赌注。

     莫望这边,上桌的自然是莫望和陈院长。

     八爷那边,上桌的是八爷和当日在大快乐有过一战的王京。

     莫望这边,作为赌注的人是雪梨,八爷那边,作为赌注的人是荷花。

     李崇山推着轮椅上前,吩咐一声,八爷的小弟便为荷花和雪梨带上了早就准备好的刑具:穿脑耳罩。

     这是一副外观与普通网吧耳机差不多的耳罩,但这个耳罩一旦带上,就会锁住耳框,除非割掉耳朵或用钥匙打开,否则绝对脱不下来。

     耳罩内侧,有一根马眼针粗细的钢针,内部的机关可以推动这根尖针前进,足以将佩戴者的鼓膜,连带着后面的大脑穿透。

     所谓的赌注,就是这根针前进的距离。

     李崇山坐在旁边,开始详细介绍起这崇山麻将的玩法。

     首先,崇山麻将是以厂东麻将为基础延伸出来的136张素麻,吃碰杠听胡牌规则和厂东麻将类似。

     其次,崇山麻将是2V2的麻将,也就是说,玩家之间是两两组队的,不允许队友之间换牌,但是允许确认队友的牌,同时允许队友之间的互相喂牌甚至是送胡,这些都不算作弊。

     然后,崇山麻将只记番数,不记点数,底作一番,每番算作1毫米的距离,输的队伍输多少番,作为赌注的人,耳罩里的针就要前进番数乘1毫米,直到赌注死亡为止。

     队友之间的送胡因为没有队伍间的番数交换,算作废局,双方都不需要接受惩罚。

     赢的队伍,可以掌握输的队伍队长的生杀大权。如果一方队伍主动认输,那么只能杀死队长,要放队员和赌注离开。

     看似简单的规则,其中包含着残酷的道理。

     如果说,水刑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对肉体的折磨,那么这个穿脑耳罩,就是最残酷的对精神的折磨。

     人的鼓膜距离耳口只有5CM左右,一般这根针进入2CM时,耳内的刺激足以将人逼疯。

     当接近到4cm以上时,就算再顽强的人都会疯掉。

     队长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时候,是否愿意为了作为赌注的朋友而牺牲自己?而作为赌注的人,是否能够承受尖针不断靠近鼓膜的折磨。

     不公平。

     莫望虽然没有说,但心里已经知道,这场赌局光是赌注方面就对自己绝对不利。

     雪梨是莫望最重要的朋友,莫望从小没有朋友,所以对于友谊格外重视,但反观八爷,这个老鬼怎么样都不像会在乎荷花。

     也就是说,自己要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无压力的八爷对战。

     李崇山是戏法师,不会冷读术,恐怕他是并不知道八爷其实不在乎荷花吧。

     也会冷读术的雪梨看出了莫望的不安,将手轻轻的搭在了他肩膀上。

     这温润的触感,将莫望带回了现实。

     “别担心,我相信你。”

     一句简单的话,让莫望心头的紧张感缓解不少。

     这不光是友谊上的认可,更是上级对下级的信赖。

     见时机差不多,李崇山继续解说。

     这崇山麻将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麻将牌本身。

     一到九的万子,筒子和索子,再加东南西北和三元牌,每种牌各四张,这和厂东麻将没什么区别。

     麻将牌采用的是透明麻将,不光是队友,连敌方都能看到自己的牌,甚至连几巡后能摸到什么牌都能看到。

     但并不是每张牌都是透明的,全透明还玩个毛?

     每种牌一共四张,其中只有三张是透明的明牌,还有一张则是普通麻将,只有持有者自己能看见的暗牌。

     没错,因为四分之三的牌都是可见的,所以千术变得毫无意义,每种牌的暗牌只有一张,这又大大增加了出千换牌的难度,甚至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出千的。

     所以,这崇山麻将,是从原理上封杀了出千的麻将,就算是赌神高进都出不了千。

     当然,看似比普通的麻将要简单的多,但莫望作为赌之天才,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难!

     超难!!

     普通麻将如果说是三分靠技术,七分靠运气,那么这崇山麻将,就是100%的心理战。

     暗牌的运用,明牌和暗牌的组合推测,假情报,骚扰,反骚扰,骚扰预判,反骚扰预判,推理能力,心理素质,摸牌的预判,吃碰杠的时机,这张麻将桌,就是一个心理战的战场。

     一点也不夸张的说,这四分之三透明的崇山麻将非但不简单,反而要比普通麻将难上百倍。

     这崇山麻将可以说已经脱离了赌博的范畴,应该归类于博弈,对演算能力和大局观的终极博弈。

     最关键的是,还要用自己最重要的朋友作为赌注。

     不光是朋友的生命,连朋友的生理和心理感受都在赌注之内。

     莫望能够预感到,这会是一场苦战。

     但是为什么?

     摸着手里的麻将牌,莫望产生了许多疑问。

     李崇山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出现并且插手自己和八爷的恩怨?

     虽然这场麻将明显是这边压倒性的不利,但不是没有胜算,如果没有这场麻将,绑架了林淼和雪梨,还夺走了自己所有收藏品,甚至拆掉整个医院的八爷应该是胜券在握的。

     为什么八爷会同意这场麻将?如果没有这场麻将,八爷要灭了自己和陈院长只是时间问题。

     将目光投向陈院长,莫望看出,陈院长也有着相同的疑惑。

     不合逻辑。

     思绪良久,莫望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将这些疑惑抛之脑后。

     不管怎么样,拿下这场麻将胜负,这些疑惑自然会揭晓,现在思考这些只是为自己徒增压力罢了。

     定神,心凝,莫望靠着强大的心态,只在两个呼吸间便平复了焦躁。

     回过头,看着雪梨,再看她耳朵上的刑具,莫望流露出一丝愧疚。

     如果昨晚杀了荷花,就不会有今晚的事。

     “对不起雪梨,你放心,我会救你。”

     简单的话,让雪梨心头一震,看着眼前这个华夏男人,这坚定的目光,雪梨的担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脸上的一片燥热绯红。

     “呃…嗯。”不知为什么,有点结巴的,雪梨只能点头嗯一声,却是说不出半个字。

     转过头,面向八爷,莫望将手中的牌放回了牌堆里。

     “开始吧。”

     这简单的话,莫望说的干脆利落。这让刚才自信满满的八爷一阵不爽。

     他的眼中,这个莫望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鬼罢了。

     故作镇定。

     八爷对莫望嗤之以鼻。

     这小子面对崇山麻将居然不慌不忙,不过侥幸赢过我和王京一次就自我膨胀,不知天高地厚。

     王京这边,和八爷同台对付莫望的他已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至于作为赌注满脸惊慌的荷花,八爷压根不在乎。

     对于一个人的折磨,不在于他本身,而是要让他看着自己最重视的人在自己面前缓慢而痛苦的死去。

     莫望,你这个孽种,我倒要看看你能保持这份淡定到什么时候。

     “有意思,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崇山麻将的恐怖吧。”

     言罢,四人同时动手,把满桌麻将推进了洗牌口内。

     崇山麻将,正式开始!

     ……………………

     PS:我对认为这个刑罚不怎么样的读者说一句。

     你试试看让别人拿一根绣花针往你耳朵里塞试试,尖的那种,保证你鸡皮疙瘩起到受不了。

     而且这还是机器塞针,更恐怖,同时你还没办法脱下这个刑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