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4:四连暗刻对国士无双(上)
    “和。”

     莫望淡然的宣告了结果。

     八爷看着莫望拿走自己的三万,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独听红中刻,加底番一共才3番?

     放弃小三元不算,为了和牌连混一色都不惜放弃,莫望居然只和了这么小的牌?!

     七星不靠,居然被这种垃圾牌打败了?

     “你小子开什么玩笑?!!!”

     砰的一声,八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发雷霆:“这种小牌你也好意思和?!”

     气急败坏的八爷差点没有把桌子掀了。

     自己的七星不靠居然败在莫望这种垃圾小牌手里,怎能不气?

     莫望第二巡抓了四饼,看准了在第三巡的才碰九万并抓到二万,导致八爷无法抓到能和的牌,然后第四巡抓到五饼,紧跟着陈院长喂牌六饼,成功听牌。

     以发财做将头,单吊一张三万。

     逃过一劫的雪梨还没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莫望。

     三手听并且被废掉小三元的情况下还能四巡听牌,这般实力…

     雪梨感觉,眼前这个一起生活了半个多月,看起来不拘小节的华夏男人此刻犹如一汪深渊,深不见底。

     就是这种2番的垃圾牌,居然硬是把自己的七星不靠给黄了。

     “和这种垃圾牌,就是所谓的赌术吗?!”八爷气急败坏,恨不得把莫望掐死。

     “垃圾牌?”

     莫望微微一笑。

     虽然平时嚣张无比,但是一旦在赌桌上遇到强敌,莫望真正的性格就会显露出来。

     沉稳,淡定,冷静无比。

     也就是所谓的牌品,和输了牌就大骂的八爷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管多垃圾的牌,只要能和,就是好牌,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说着,莫望拿出自己牌堆里的白板:“难道我要被你手里这张暗牌白板牵制住,然后输掉赌局就好意思了?屁胡比不胡好,连这都不懂,难道当年输给你的都是弱智不成?再大的牌不能和牌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

     “你…”

     八爷提起内劲想要动手,但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崇山,不得不强压下怒火。

     “走着瞧!”

     八爷愤然喝了一声,把牌推进牌洞。

     同时,李崇山按下了机关按钮。

     “啊啊啊啊啊啊!!!!”荷花的意志力远远不及雪梨,只是3毫米的前进,就让她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跪在了地上。

     “八爷,救救我…”抓着八爷的裤管,荷花流出了畏惧的泪水,她希望这个自己侍奉了15年的男人能在此刻救助自己,哪怕只是一句安慰,就像莫望对雪梨那样。

     “滚开,少烦老子。”

     八爷残酷的一句话,就像看待垃圾一样的眼神,将荷花击入绝望的谷底。

     荷花的心碎了。

     虽然自己背叛过他,但毕竟女人心如水,15年来,荷花就算再憎恨八爷,对他也有基本的感情,特别是这生死关头。

     再说,只是背叛,荷花从来没想过要害八爷,甚至想,如果自己能出人头地,还要把这15年来照顾自己的恩情还给他。

     但是,这一切在此刻破碎了。

     八爷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明明自己已经作为他的赌注了,他居然…

     看着这一幕的莫望,怎么会读不出荷花心里的想法。

     “八爷,纵然我们是死敌,但我承认你是个强敌,所以这里我想奉劝你一句话。”

     等待洗牌的时候,莫望向八爷搭讪了。

     “什么话?”八爷一愣,倒没想到这小子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看着荷花痛苦的跪在地上流泪,莫望看了她两秒。

     荷花也是,抬头看到莫望正看着自己,却见这个曾经强X过自己的人眼中,居然流露出了一丝对自己的同情?

     然后,莫望对八爷说的话,那短短八个字中含有的意义,让荷花破碎的心感受到了这15年来第一次的温暖。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对此,八爷是嗤之以鼻的冷笑,而荷花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

     再看莫望身后的雪梨,明明尖针比自己探的更深,更接近死亡的这个美利坚女人,居然坚定的站在莫望后面,那眼神,是信任,是足以把自己生命托付的信任。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会那么相信莫望?为什么八爷一点不关心我?

     话说回来,林淼也是,为什么会投靠莫望?明明这个男人空有本事,又没有势力,为什么?

     荷花想不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羡慕。

     荷花心中,燃起了对雪梨和林淼的羡慕。如果八爷对自己,能有莫望对雪梨和林淼的一半那该多好。

     话无多说,东风北开始。

     八爷依旧是好牌,莫望的牌依旧也是好牌,但还是远不如八爷。

     战斗一直在持续,八爷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除了东风南赢了莫望七番外,八爷接下来的每一局都占尽优势,但每一局都输给莫望。

     八爷眼中,这个孽种仿佛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

     得益于自己强大的气运,一直能抓到别人一个月都碰不到一次的好牌,但每一次,无论莫望自己的牌是好是坏,都能以各种刁钻的方式阻止八爷摸牌,并且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胜利。

     莫望对于抓牌的计算,暗牌的猜测几乎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直到北风南局为止,莫望每次都用一两番的牌胡了八爷的大牌,加上连庄,除去陈院长的送和,莫望累积只和了26番。

     荷花也因此无数次的痛苦倒下,而八爷一次都没有关心过。

     这让荷花彻底心灰意冷。

     直到北风西局,八爷终于自摸了一次。

     西风缺五混老头混一色,加底番38番。

     这一局是莫望真的无能为力才会被他胡牌。

     尖针向前挺进38毫米。

     这哪里是人所能承受的?

     触碰到皮肤的刺痛,触碰到绒毛的瘙痒,细长异物在耳中的刺激。

     雪梨光滑如玉的肌肤翻起了豆大的鸡皮疙瘩。

     眼泪在巨大的痛苦中决堤,雪梨痛苦的躺在地上哀嚎,捂着双耳痛哭。

     就算意志力强如她,也承受不了这般酷刑。

     莫望知道,合计45毫米的深度,这尖针恐怕已经触碰到了她的鼓膜。

     如果是普通人,比如对面已经虚脱到双眼暗淡无光的荷花,这深度恐怕直接可以逼的精神失常。

     雪梨还能保持理智,已经证明了她的顽强。

     莫望的脸色划过一丝焦灼。

     很难。

     这样下去,以八爷的气运,下一把如果再让他胡牌,哪怕是最小的牌,雪梨的鼓膜就不保了。

     八爷此刻因为长期输牌的压抑得到释放,仰天狂笑:“看到了没有!垃圾!老子就算随便打,只要一把就能追上你十几把的优势!来啊,继续屁胡啊,我看你能顽强到什么时候?倒不如现在就认输吧,认输的话只死你一个,其他人还可以活命。哈哈哈哈。”

     认输?

     不能输。

     面对叫嚣的八爷,面对痛苦的在地上抽搐的雪梨,莫望的决心在燃烧。

     多少年了,莫望多少年没有遇到过这般绝境了。

     赌。从来就没有输过,赢对莫望来说是一个熟悉到麻木的词语。

     但今天,莫望体会到了输的可能性。

     骨子里,赌徒的血开始沸腾。

     下一把,要定胜负!

     拳头不由捏紧。

     随着牌山升起,莫望伸出了第一手。

     见证着这场赌局的雪梨,眼睁睁看着莫望和八爷抓牌。

     两副牌在成型的刹那,强劲的罡风在牌桌上爆发了!!!

     不光是雪梨,荷花也因眼前的一切也是目瞪口呆。

     陈院长和王京更是惊的都忘记整理牌型。

     两头凶兽在麻将桌上出现了,他们凶狠的撕咬,搏杀。

     一张牌未出,惊天动地的牌型已经抢先一步点燃了不可见的硝烟。

     就连一直默默看着牌局的李崇山都不由睁开了昏花老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双方的牌型。

     “小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北风北应该就能决出胜负了。”八爷的最强挂出了有史以来最嗜血的笑容。

     莫望抬头,此刻不光是他的牌品,一道赌神般的劲风从他体内爆发。

     决胜的一局,赌徒的血性。

     莫望,终于得到了一次幸运女神的垂青,在开局拿到了和八爷势均力敌的牌型。

     超级牌型!

     八爷:暗牌三张,暗牌为西发财和九饼,明牌为东南北中白一九万一饼一九条。

     这是标准国士无双13面听的完美牌型。

     和普通的国士无双不同,这13面听的国士无双价值…

     88番!!

     莫望:暗牌两张,暗牌为四饼六饼,明牌为四六饼对子,五七饼刻子,一张二饼。

     这是断幺清水四连暗刻的标准牌型,价值高达67番。

     仿佛是命运弄人,双方都是天听!

     也就是说…

     “立清!双立清天听!”

     “立清!双立清天听!”

     莫望和八爷异口同声,两人的番棒同时拍在桌上。

     轰隆!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感觉有两颗核弹在贴脸处爆炸了!

     炙热的热量,几乎烤干人的汗水,血液,甚至是灵魂!

     八爷如果胡牌,可得131番。

     莫望如果胡牌,可得111番。

     立清以后不准换听,所以双方立清的话,就算抓到放炮牌,也必须打出去。

     双方同时立清,意图很简单。

     拼!

     就看谁先放炮,或者谁先自摸!

     这场崇山麻将的最终战爆发了!

     ……………………

     PS:麻将戏的传统,终场必有国士无双,我就不免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