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2:麻将风云
    由于赌注是玩家在乎的人的生命,所以这场麻将还没开始,参赛者就必须背负巨大的心理压力。

     面对作为赌注的雪梨,莫望就算心态再好,也不至于无动于衷。

     虽然崇山麻将是以厂东麻将为基础规则的,但它却走的却是与魔都麻将类似的逆风走牌。

     所以莫望运气很不好,抽签决定座位时抽中了北位,而八爷抽中了东位,也就是八爷的下家。

     理论上来说,不管是逆风走牌还是顺风走牌,和八爷对战的话,莫望抽中西位,也就是对家才是最有利的,作为下家的莫望一开始就占据了劣势。

     第一把,东风东,八爷坐庄。

     起手,莫望便体会到了这崇山麻将超乎寻常的难度。

     首先就必须摆花张。

     这四张中只有一张的暗牌是崇山麻将的精髓,不摆花张很容易被人读出暗牌,要知道,摆花张在普通麻将中可是比较高端的做法了,在崇山麻将中,却是一加一等于二般的基本技巧。

     不过幸运的是,莫望上手是一副好牌,二三四条的般高,七条,三万四万六万,一饼二饼再加一张北风。

     虽然没有将头,但却是两手听的绝好牌,有着诸多的听牌变化方向,更幸运的是,莫望持有四条,一饼和北风的暗牌。

     八爷看了一眼莫望的牌,嘴角微微勾起。

     哼,你小子看上去牌不错,但我的牌更胜一筹。

     八爷的手牌,东风暗刻,红中对子,二五饼各一对,七饼暗刻,再加一张七条。

     这是一手听牌型,持有暗牌为东风和七条。

     暗牌不在于多,有则行。

     看着莫望的牌,八爷抑制不住的讥笑起来:“小子,看起来很不错嘛?不过,你能比得过我吗?”

     莫望不言,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八爷的牌。

     哼,还在装镇定。

     八爷嗤之以鼻。

     这起手牌,八爷可以说是占尽优势,莫望还未出手便陷入了被动。

     八爷这手牌可以做成将头混一色东风东红中碰碰胡,加底番合计13番。

     而莫望的手牌,八爷观察下来就算是最理想状态,也只能做成般高平胡门清,就算是自摸也不过6番,甚至可能更差。

     而且八爷是一手听,牌山第四张就是二饼,只要一巡就能听牌。

     反之莫望这边,在八爷看来,牌山前10张都是饼子和风牌,至少要第三巡才能入手第一张。

     雪梨是魔术师,看着莫望这手牌,感觉心脏被极限的挤压着。

     诚然,莫望这手牌对普通麻将来说是一手速合的好牌,但八爷那边的牌却是更好。

     因为只有两张暗牌,雪梨可以肯定,八爷起手就是一手听,以他的牌型,如果暗牌中有二饼的话,那么第一巡他就能拿到牌山中的二饼,直接进入听牌。

     而陈院长那边更是惨不忍睹,拿了满手的烂牌,还无牌可喂,不然的话,倒还好通过喂牌来阻止八爷的进牌。

     当然,队友的作用是喂牌,所以队友不需要便和牌前进,这点不光对于陈院长,对王京也一样。

     不愧是八爷。

     雪梨分明看到,八爷身体散发出的气息。

     八爷的资料显示,他是赌博发家的,当年赌便南越国无敌手,这般天生的强运,还有极致的赌术,不愧是顶尖高手,绝非普通人所能匹敌。

     “放心吧…我会救你。”

     正在雪梨担心之际,莫望的声音闯入了思绪。

     却见莫望不慌不忙的拿到了理所应当的三饼,打出了暗牌的北风。

     这看似毫无根据的安慰,不知为什么,雪梨却感觉如此的安心。

     相信莫望吧。

     就这样想着,雪梨平息情绪,静静的看着这场赌局。

     “立清,听牌。”

     果然,拿到了二饼,八爷打出暗牌七条,宣布立清,脸上更是绽放出狂躁的笑容。

     “哈哈哈,小子,我就不妨告诉你,宣布立清后我这手牌可有14番,如果让我自摸的话,再加门前自摸就是17番,我看你怎么和我斗。”

     说着,八爷将弑杀的眼神透向雪梨:“你就看着这个洋妞死在你面前吧。”

     浓浓的杀意,让空气都闻起来带着血腥。

     莫望一反常态的没有还嘴。

     由于崇山麻将需要更大的计算量,莫望现在没有分心说话的余裕。

     冷静的分析着局势,八爷的牌很好,只有一张暗牌,就是不知道这张暗牌究竟是东风,五饼还是红中。

     理论上,八爷会在第三巡摸到他可能和的牌之一:红中。

     无所谓了,立清之后不准换听,对方是对子系也没有别的花头,这是自己优势。

     面对压倒性的劣势,莫望却是笑了。

     “现在说赢我未免太早了吧?八老头。”莫望冷冷一笑,看了一眼旁边王京的牌河,再看了看陈院长的牌河,用眼神确认了一下他的暗牌。

     “四条。”

     不慌不忙的,莫望打出了明牌的四条。

     这让雪梨一怔,打出这张牌,意味着莫望这手牌中的般高被拆,就算和牌,也只有2番而已。

     八爷更是一喜。

     打出四条的话,说明你小子没有般高,妈的,吓老子一跳,你小子的牌看来比我想象中的要差的多。

     然而第二巡,莫望抓到的还是三饼,这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牌是透明牌,将来自己可能抓到什么牌一目了然。

     同样一目了然的是,八爷的二饼已经近在眼前。

     莫望却是不慌不忙,给陈院长下了个眼神后,打出了三饼。

     这一幕,却让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八爷慌了神。

     “碰。”果然,莫望碰牌。

     这小子是傻子吗?

     八爷瞪着莫望,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本来,不管怎样,可以确定这小子没有般高,那么怎样也要凑一副平胡门清才对,这一碰,他不是只剩下屁胡了?

     然而八爷很快就反应过来,旋即是冲入大脑的愤怒。

     这小子,碰牌不是为了整理牌型,而是为了捣乱摸牌的顺序!!

     本来,八爷可以在这一巡摸到二饼自摸,但是,莫望这一碰牌,王京和陈院长自然就会多摸一张,而陈院长多摸到的牌,正是八爷想要的二饼。

     “老八,你这张牌,我会好好收藏的。”

     像是嘲讽,陈院长还把这张二饼在他面前晃悠了一下。

     这话让八爷肺都气炸了。

     但立清之后不能换听,八爷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了第五巡,八爷胡牌的红中又一次近在眼前:“小子,你那点小聪明可改变不了什么。”

     莫望看着八爷,却是露出了诡异的冷笑:“是吗?”

     这让八爷感到十分不爽。

     “虚张声势,老子下一巡就要你哭。”说着,把手中刚摸到的无用的五条打出。

     只要再过一巡,我就能摸到红中,一共17番,这一次,老子一定会让你和那个洋妞哭出来。

     想到这里,八爷兴奋的抖似筛糠。

     好想看这小子哭,看他求我放过他的样子,然后一脚把他踩死…

     “吃。”

     然而,莫望的这一个字,却把八爷刚打出的五条收走。

     八爷定睛一看,却见莫望手中居然有暗牌的四条。

     这一瞬,什么虐待莫望,什么要他哭,全都变成了泡影。

     这小子,不是没有般高吗?不然第一巡怎么会打明牌的四条?!

     难道说…

     八爷难以置信的看着莫望。

     难道他是故意拆了般高?拆了自己手中寥寥无几的番牌?!

     疯了!

     这小子绝对不正常!

     这一来,难道他已经…

     果然,陈院长喂牌打出,莫望将自己的牌一翻。

     “和牌,屁胡。”莫望淡然的道出了结果

     八爷顿时感到胸口一涨,气的几乎吐血,只恨爹娘少生了几只手,好让他掐死眼前这个年轻人。

     妈的老子17番的牌被你个屁胡干掉了?!

     正当八爷气的吐血之际,却见莫望正用阳光的笑容对自己说:“真遗憾,如果你打的是2饼的话,我还能有缺五这1番呢。”

     臭小子,别以为运气好是长久的,老子要虐死你!!

     愤怒的,八爷将手中的牌推进了洗牌洞。

     一旁的荷花也算是松了口气。

     莫望和的是自己队友的牌,和八爷这边没有番数交换,所以自己耳朵里的针不需要前进。

     ……………………

     PS:E2,E3和E4算是大高潮,但我决定要用这个大高潮冒一次险。

     这三章我将用三种不同的风格去写,以确定哪种方式写最能让人有感觉,爱本书的同学请看完明天的更新后给我一点意见。

     本章风格为:详细型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