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D10:李崇山
    为什么,八爷要和自己玩麻将?

     坐在出租车上,莫望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通过荷花还有警察的内线,八爷知道了自己的工作地点和住处。

     他不光砸了我工作的地方,还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拿光我的收藏品不说,还把雪梨和林淼绑架了。

     按照常理,八爷此刻应该占尽优势,我就如同砧板上的肉,他想切条就切条,想剁成肉末就剁成肉末。

     莫望实在想不通,八爷为什么要和自己赌,赌的目的是什么?赌注又是什么?那个所谓的不能特别的麻将又是什么?

     想不通。

     唯一确定的是,八爷在害怕。

     当时,八爷在邀请自己的时候,莫望也在用冷读术观察他,得到的结论是,八爷当时在害怕,似乎十分忌惮什么,所以才不敢出手。

     不管怎么样,谁被八爷绑架了莫望都无所谓,但朋友不行。

     莫望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并非没有七情六欲,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所以莫望把朋友看的比天还重。

     林淼是自己的徒弟,雪梨是自己的上司兼朋友,这两人被绑架,哪怕等待自己的是刀山火海,莫望也不会坐视不管。

     情义是莫望做人的根本。

     “小望,别想那么多了。”坐在旁边的陈院长此刻也是面色凝重。

     会被八爷逼的陈院长亲自出马,也算是八爷本事了。

     “陈叔叔,这次我估计是鸿门宴,万事小心。”莫望心里也是乱如麻花,只能这么说。

     说话间,出租车很快就停在了瑞丰大厦的前场。

     这是一幢55层高的大楼,也是海上市最高的建筑,其名取自【瑞雪兆丰年】这句诗,颇有意喻。

     能在这里租下一层的,无一不是海上市最顶尖的企业家。

     任谁都想不到,这海上市和南越国山琼市最大的黑道头子八爷,居然就在这幢大楼的最顶层。

     八爷的接待员,几个西装笔挺,大晚上还带墨镜的保镖已经等在楼下,恭候多时。

     林淼,雪梨,我来救你们了。

     心中默念,莫望和陈院长跟着他们搭上了VIP直达电梯。

     和普通电梯不同,VIP电梯停靠的正是顶层的露天平台。

     电梯门开,眼前的一切让见多识广的莫望都不由惊叹八爷生活的奢华糜烂。

     地面铺满的草坪绝不是塑料制品,而是比较上档次的百慕大草坪,由于天台与土地不同,地基是混凝土,铺设草坪需要极高的养护费用。

     能在这里铺设草坪也是需要很大财力的。

     中央是个20X50米的巨大泳池,几十个比基尼美女在池中嬉戏,倒也是一凡美丽的风景,围着泳池的,可以看到不少由美女陪伴的男人,透过气质可以看出,这些有资格和美女游玩的,多半都是有一定身价的企业家。

     泳池对面的小亭子里,莫望锐利的看到,八爷正坦然的坐着,手里拿着一杯马丁尼,加了三颗橄榄可以证明他不太会喝这种酒。

     荷花和王京也站在他身后。

     “师傅~”

     进门,踏出第一步,莫望就听到林淼那清脆悦耳的声音。

     抬头望去,却见雪梨和林淼正被绑在后面办公层上方的十字架上。

     两人都被换上了单薄的素衣,在55层高,秋末的夜风中显得如此脆弱。

     不太耐寒的雪梨已经被冻的面色发青,说不出话来,林淼因为做贼的缘故,具备一定的耐受性,但此刻也仅限于能说话而已。

     “雪梨,林淼,你们没事吧。”

     莫望见状,关切的追问。

     林淼可是刚刚经历过一次绑架,这连续的绑架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哭的双眼红肿。

     “对不起师傅,我又拖累你了。”

     一旁的雪梨,竭尽全部力气,勉强喊道:“你们来干嘛……找IMS求助啊…别为了我受牵连。”

     就算是现在,身为【二十】的雪梨也还在担心身为自己下属的莫望。

     这女孩果然是个好上司。

     心中这样想着,莫望面色郑重的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

     话音刚落,泳池对面的八爷咆哮了。

     “莫望!陈旭傲!你们果然来了!”凉亭里,八爷张开双臂,显得十分兴奋。“我等你们很久了。”

     平台上,诸多企业家也纷纷向莫望和陈院长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多半在看到两人普通的装扮后嗤之以鼻。

     可能在这些企业家眼里,莫望和陈院长只是个得罪了八爷,即将被开刀的可怜虫吧。

     “十多年前的恩怨,我们今晚就结束吧。”

     陈院长话平时不多,却是字字戳中要害。

     “不急不急。你们两个先过来。”

     八爷向他们招招手,在诸多企业家的注视中,莫望带着沉重的心情和滔天的杀意走进了亭子,陈院长紧随其后。

     进入亭子莫望才发现,亭子里原来还有第四个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苍老无比,老的好像200岁的人魔一样的老人。

     但正是这个老头耷拉的眼皮下,莫望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寒意。

     仅仅是被这老头看一眼,就感觉自己被扔到北极一般,这股气势,竟然让莫望感觉皮肤都在隐隐刺痛。

     从一旁陈院长警惕的目光来看,莫望确定这不是错觉。

     这个瘫坐在轮椅上,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的老头绝不简单!

     “莫望,你太没礼貌了吧。”说出这话的,正是八爷,他恭敬的来到老者身旁,假惺惺笑道:“还不向你师公行个礼?”

     师公?

     这个词让莫望面色一变。

     师公,就是师傅的师傅,自己的师傅是老爸,那么这个老头难道是…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吃奶的小孩呢。没事没事,不用多礼。”老人慈祥的说着,但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感情。

     这一刻,莫望确定了,这个看似瘫痪的老人,就是老爸的师傅,华夏第一戏法师:崇山真人李崇山。

     李崇山,这个名字在华夏戏法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19世纪初,IMS刚刚设立的时候,正是这个人,击败了当时IMS的所有会员,让华夏戏法进入了世界的视线中。

     戏法三派也是由他提出,将天下戏法整合归纳为三类,当年,因为他的存在,IMS的【二十】名额,甚至为华夏戏法师预留了12个,而魔术师只有8个。

     也因为最近几年,华夏戏法正在没落,所以【二十】的名额才会调整为戏法师8个,魔术师12个的。

     “我听说我的徒弟与你有仇,但你也是我徒孙。”

     李崇山的声音显得如此苍老,仿佛他体内的肺叶已经干枯了一样。

     “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我不希望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看到你们同门相残。元龙杰,你就不能放下这段恩怨吗?”

     李崇山口中的元龙杰,正是八爷的真名。

     八爷却是一脸愤然的看着莫望:“当年师兄抢走了别府雪,我不能报仇,今天我必须杀了这个孽种,不然难平我心头之恨。”

     莫望一听,恼了:“你特么说谁是孽种?你个残疾人,抢不过马子就杀人,现在还玩绑架,真特么有能耐了是吧?你咋不去杀美利坚总统啊?”

     “你个小兔崽子。”八爷听了,势要动手。

     “都闭嘴!!!”

     李崇山一声爆喝,那声音是这么响,很难想象是这么一个老者吼出来的,现场茶杯更是全部爆碎。

     没有硬气功加护的荷花顿时被震的捂耳蹲下。

     莫望知道,这就是蛮力派中的狮吼功,和六指琴魔的音波功有点类似,但李崇山的实力应该比医院里的九位高人还强不少。

     “冤冤相报何时了,其实我早就料到你们都无法放下恩怨,所以我才会找你的。”

     李崇山这话是对八爷说的,他说:“龙杰啊,你毕竟是我崇山门的人,和莫望一样,如果非要绝个生死,就要用崇山门的方式去决斗,私斗是不允许的。”

     八爷哪里有平日里的嚣张,低头道:“我明白。麻将桌已经准备好了。”

     说话间,手下已经抬上了一张麻将桌,旋即将一箱的麻将倒在了桌上。

     莫望和陈院长一愣。

     这麻将可不是普通的麻将,居然是透明的麻将。

     麻将通体都是用玻璃制成,可以从背面看到牌面,其中,大概只有四分之一的麻将是普通麻将,从背面看不穿。

     这种麻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让莫望有点感到稀奇。

     等下,牌都是透明的话,我能看到对手的牌,对手也能看到我的,难道说是打明牌?

     思绪间,李崇山说话了。

     “莫望,你父亲可能没教过你这个,师公现在就告诉你,崇山门历代都不允许将戏法施展在同门身上,所以同门生死斗,全部都要用这崇山麻将定胜负。”

     说话间,八爷上前一步说道:“雪梨和林淼,你可以选择一个放下来,崇山麻将是六人麻将。”

     莫望一听,饶有兴味的搓了搓下巴,倒是对这崇山麻将产生了兴趣。

     ……………………

     D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