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5:四连暗刻对国士无双(下)
    双方同时天听,双方同为百番大牌,最重要的是,双方同时立清。

     立清既在门清的情况下宣告听牌,立清之后可以增加一番,这一番无论对莫望还是八爷来说都并不没有太大的用处。

     但宣布立清却是真正的宣战布告。

     由于立清之后不允许换听,抓牌后,除非抓到自己要和的牌,否则其他牌必须打出,就算抓到的牌是对方要和的牌,也别无选择必须打出。

     立清之后无赌技,说的正是这一点。

     八爷和莫望已经同时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双方都是百番大牌,此刻宣布立清,就是在对自己的对手说。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紧张的气氛,将空气都完全凝固,连风都停止了,所有人除了自己的心跳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有意思。”崇山真人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我观崇山麻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别说是他,所有人此刻心里都是这个想法。

     恐怕许多人打了一辈子麻将都没见过这种对决吧?

     国士无双VS清水四连暗刻。

     天下无双的猛者与天启四骑士的对战。

     双方摸到的每一张牌,那小小的文字,足够决定生死。

     在真正的生死关头,王京和陈院长都不由捏了把汗。

     “小望,你有把握吗?如果不行的话,对我说,我这边有张二饼可以送和。”

     说着,陈院长亮了一下自己牌河中的明牌二饼。

     “陈旭傲,你别多管闲事。”

     没等莫望回答,八爷抢先一步开口,指着自己的牌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种牌型,分明是上天要我们在这一局绝出胜负。你别给我在这煞风景了。”

     “你…”

     “他说的对。”

     陈院长刚想还口,莫望的声音阻止了他。

     只见莫望脸色漠然,双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焰。

     陈院长从来都没见过莫望这么认真过。

     “陈叔叔,这一局就是天意,你不要插手,就算你打出二饼我也不会食和。”莫望淡然的声音,宣布了心中想法。

     “我也不会插手这一局的胜负,不会为八爷送和。这一局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赌局。”

     说着,一旁的王京也把自己的牌扣下。

     这让陈院长心头肉猛的紧缩:“小望,你疯了吗?就算你和他的牌型番数差不多,但他可是13面听牌,你才单吊一张二饼,而且,你能摸到的二饼只有一张啊。”

     雪梨一听,不明白什么意思,连忙探出脑袋去看。

     果然,如陈院长所说。

     莫望手上有一张作为将头的二饼,如果拒绝陈院长的送和,那么牌山里只有两张二饼,而其中,明牌的二饼在海底的倒数第四张,莫望就算杠了,也不可能岭上开花。

     也就是说,只有一张暗牌的二饼是莫望的机会。

     而麻将中这种情况听独听,且听的牌只剩一张的情况称之为…

     地狱大单吊!

     反观八爷,光能让他和牌的明牌就有20多张,暗牌有9张,无论怎么看,莫望四连暗刻是徒有其表,实际上根本无法匹敌八爷的国士无双。

     然而正是这种绝境,莫望却是露出了坚定如铁的笑容。

     “相信我。”

     短短三个字,仿佛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让雪梨和陈院长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如此安心。

     神的气息释放开来。

     这小子…

     一旁的李崇山那双昏花的眼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惊喜。

     这气魄,这坚定,这势不可挡的力量感。

     莫闻,我可没听说过你有这么出息的儿子,看来你叫我选他果然没错!

     李崇山满意的点了点头。

     考虑了许久,陈院长最后将自己的二饼放回了自己的牌河中。

     “好,小望,我就相信你,陪你赌这一把。”

     八爷见状,却是摸了自己的牌打出,嚣张的狂笑道:“遗言都说好了吗,说好了就开始你们这辈子最后一局麻将吧。”

     最后的麻将正式开始。

     这一局将决定生死。

     每一次摸牌,八爷的笑容都变得愈加狰狞,而雪梨和陈院长的脸色也会愈加阴沉。

     明牌倒好,视线里,八爷能和的牌,明牌还很远,关键是暗牌。

     第六巡。

     仿佛是天意弄人,13面听的八爷居然还没有和牌。

     但是,已经拿走了24张牌的牌山里,此刻已经充满了他所要的那几张牌。

     几乎肉眼可见的,八爷要和的牌近在咫尺,然而莫望这边却丝毫没有和牌的迹象。

     八爷可以和的牌足足有39张,除开陈院长和王京手里的5张,牌山里有34张牌可以让八爷和牌。

     但莫望,却只有一张。

     第7巡开始,八爷抓牌。

     已经是极限了。

     陈院长和雪梨脸上已经遍布豆大汗珠。

     “莫望,你感觉到死期的接近吗?”八爷探上前,低声问道,那声线犹如在呼唤死神般刺耳。

     雪梨快要晕过去了。

     因为接下来是莫望摸牌,莫望要摸的那张是暗牌,而从这张牌以后,连续6张都是八爷可以和的牌。

     莫望如果这张牌不能和,那就意味着…

     死!!!

     而当莫望抓起牌,看到是五饼的刹那,雪梨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完了!

     想象中,天启四骑士纷纷倒下,那国士无双的猛士似乎在振臂高呼,宣布自己的胜利。

     看到雪梨这般反应,八爷知道莫望没有摸到二饼。

     此刻,八爷笑了。

     “哈哈哈哈哈…”这笑是如此的扎耳,让陈院长都不由闭上了眼。

     “你没有摸到二饼吧?啊?快打啊!打出来乖乖受死吧!先说好,现在认输可不做数,你们全都要死在这!哈哈哈哈哈!”

     狂放的笑声,伴随着天空中的雷鸣。

     牌桌上仿佛隐现出一位死神,迫不及待的撩起自己手中的镰刀,要收取莫望一行人的性命!

     这是死的判决。

     雪梨甚至在祈祷,八爷的笑声能引来一道天雷,将他劈死。

     但这终究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的6张牌,分别是北风,东风,红中,一饼,九万和一条。

     任何一张都能让八爷和牌。

     而且如此大的数量,绝对不是吃牌碰牌能够避免的。

     陈院长一头磕在桌上,无奈的叹息。

     “到此为止了吗?”

     荷花松了口气,捂着胸口平复心中的忧虑。

     王京更是伴随着八爷的笑,在讥讽的看着莫望:“打吧,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莫望看着手中的五饼,却是保持着沉默。

     所有人的情绪都推到了极限,唯独一旁的李崇山,却是反常的笑了,他的眼神仿佛在诉说一句话。

     你们都错了,赢的不是八爷,是莫闻的儿子。

     许久,八爷都笑的不耐烦了,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打啊!快打出来!别给老子拖时间!你死定了!”

     面对八爷寸寸逼近,陷入沉默的莫望,却笑了。

     没错,笑了。

     莫望笑了。

     “喂,你笑什么?难道吓傻了吗?”

     这一笑让八爷感到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有些异常。

     没错,这不是发疯的笑,恰恰相反,莫望的这笑声是…

     迎来胜利的笑!

     胜利?这情况还能胜?

     雪梨和陈院长不禁抬起头,看着沉默不语的莫望。

     而此刻,莫望动了!

     啪!

     五饼往桌上一拍。

     “杠!”

     一个字,点燃的已经熄灭的火!

     天启四骑士站起来了!

     拿起杠上暗牌。

     八爷身躯一颤,心中狂喜瞬间烟消云散,反而意识到大祸临头!

     仔细看海底牌。

     二饼在倒数第四张,倒数第一张是暗牌,第二张和第三张居然是六饼和七饼。

     八爷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莫望一开始就是杠上第四张的二饼。

     立清以后不能吃牌,不能碰牌,不能杠牌,更不能换听,但是,除了和牌外,立清以后还能做另一件事。

     那就是暗杠!

     崇山麻将因为有大量透明牌,看得清对手的手牌,这点很容易淡化桌上人对于暗杠的概念。

     就算是透明牌,就算看得见,暗杠还是暗杠!

     啪!

     莫望的体内,爆发出恒星般的能量。

     杠上第一张暗牌往桌上一拍。

     这一秒,方才嚣张无比,离胜利只有咫尺之遥的八爷脸色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紫。

     嚣张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是面对死亡的绝望。

     那张杠上暗牌,居然是四饼,也就是说…

     胜利的天平在此刻坍塌了!

     “再杠!”

     仿佛是宣布死刑的判决,莫望再次抓出杠上牌。

     “三杠!!”

     雪梨和陈院长,在死亡的绝境面前笑了。

     赢了,这是…

     “四杠!!!”

     一瞬间的四副露!

     八爷双眸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李崇山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从轮子上站起。

     四连暗刻升级!

     四连暗杠!!!

     天地都崩塌了,那国士无双的猛士面前,天启四骑士倒下了,但站起来的,是四位金光闪闪的圣骑士!!

     “不要…”

     看着莫望最后一次将手伸向海底牌,八爷终于畏惧了:“这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的!”

     “八爷,你就在地狱里忏悔吧。”

     莫望道出了最后的一句话。

     啪!

     杠上二饼重重的拍在桌上,桌面顿时龟裂。

     莫望成了全场唯一的声音。

     “和!岭上开花,天听自摸不求人,清断幺四连暗杠!合计136番!!”

     莫望,在绝境中胜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