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E9:赵霞
    两个歹徒分别去控制驾驶舱和头等舱。

     经济舱里,只留下了两人。

     乌黑的手枪透露着死亡的气息,这两人脸上,都挂着狂热的杀气。

     “莫望哥,怎么办呀。”林淼吓的脸色铁青,举着手抖似糠筛,却是无处可逃。

     “冷静点,林淼妹妹。”隔着莫望的雪梨却保持着冷静,一双碧蓝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杀意:“一共就两个人,莫望,你我一人一个,用射牌切断他们的手筋。”

     莫望用余光瞥见,雪梨举起的双手手背,不知何时已经藏了两张扑克牌。

     对魔术师来说,扑克牌就是武器,这个女人倒真是扑克不离手。

     “住手。”莫望压低了呵斥的声音:“别轻举妄动,这几个可不是普通的歹徒,先看看情况再说。”

     雪梨一听,面色发寒,只得收起双牌,静观其变。

     莫望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同于流氓,这四人看起来训练有素,至少有半个军人的水平,要知道这可是飞机,可不是出租车或者巴士,他们必然做好了计划失败甚至是死的准备。

     谁都无法保证乘客里有没有隐藏同伙,他们能把手枪带上飞机,谁知道有没有带炸药。

     如果真的混着同伙,莫望把他们两人制服了,隐藏的同伙见计划失败引爆炸药,后果不堪设想。

     “啊啊啊啊…别,不要…放过我…”那个叫老四的劫匪一把抓起一个漂亮的空姐摁到墙头,空姐吓的顿时花容失色。

     那个老四脸上挂起了饿死鬼见食般的坏笑:“这小妞长得不错啊,看来老子的命还是蛮好的。老大,你不介意让四弟我快活一下吧。”

     老大瞥了一眼老四,无奈的摇摇头:“快点完事。”

     “好嘞!”

     老四一听,喜上眉梢,竟当着这么多乘客的面开始撕那个可怜空姐的衣服。

     看着这个可怜的空姐,莫望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反倒有点欣慰。

     莫望不在乎这架飞机里其他人会怎么样,但在乎自己的,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脱险。

     冷静的分析着现有的情报,莫望逐渐定下心神。

     这帮人劫机想要干嘛莫望不知道,这种坏人小时候莫望见多了,他们的脑子回路对于莫望而言一直是未解之谜,当然莫望对他们的目的也不感兴趣。

     莫望感兴趣的只有自己和朋友们能不能活下去,除此以外,就算飞机上的人全死光都无所谓。

     现在飞机才刚起飞不久,还有2个小时的里程到纽约,如果他们改变航向的话,飞机的油大约够飞5小时,时间非常之充裕,想要还击不急于一时。

     莫望还是理智的做出了静观其变的判断。

     但是,有人却没这么理智。

     面对哭天喊地的痛嚎,飞机上有个身份特殊的人站了起来。

     “放开她!!!”

     清脆嘹亮的女声响起,赵霞一个起身,义正言辞的向着两劫匪爆喝。

     卧槽,忘了还有这脑残娘们呢。

     莫望一拍脑门,为自己算漏了这个把正义放第一位的女警而懊恼。

     “我是警察,马上放了那边那个空姐!”

     完了,真的完了。

     莫望对这个赵霞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就恨不得给这女人两巴掌让她清醒清醒。

     “嗨哟,警察?”

     这几个坏蛋从其杀意来看就知道素质颇高,可不是那种电视剧里听了警察两个字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会慌神的白痴反派。

     现实中这等素质的坏蛋,尤其是这种不图财只害命的疯子,就是一个人对上一整个陆战连都不怵,会怕区区一个条子?

     老大三步并两步走到赵霞身边,狞笑着一把将枪口顶住了赵霞的脑门:“我好怕怕啊,警察是吧?你再狂个给我看看。抓我啊,来啊!哈哈哈哈哈!”

     赵霞被枪顶着脑袋,哪里还有刚站出来时那般英姿飒爽,此刻也是面色发白,但还是强忍着恐惧喝道。

     “你…你们劫机,现在还恐吓警员,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吗?快点投降,争…争取宽大。”

     她说话显然没什么底气。

     莫望此刻已经尴尬的捂脸低头。

     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这种智障。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真的智障?就你这两下子能唬得住这种丧心病狂的坏蛋了?

     “宽大?哈哈哈哈!”老大更加狂躁的笑了:“老四,你听见没有,她说叫我们争取宽大。”

     正在怼空姐的老四也是笑了:“老大,这女条子真俊,干脆交给我,我来教教她。”

     “好嘞。”

     说完,老大抬手就是一巴掌,扇的赵霞一个踉跄,差点没跌坐在地。

     老大哪里给她反应的机会,将赵霞提起,抬腿就是一脚,把赵霞踢倒在老四身边。

     这两下把赵霞打懵了,这个日常里英气十足的女警此刻面色苍白。

     赵霞是警察,充其量不过是个特警,以往对付的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普通的持枪歹徒,哪里见过这般毒辣的坏蛋?

     她见空姐遭到这般对待,处于职业的责任心,本来还想出手相助,没想到居然自己也会被搭进去。

     现场乘客见警察都被如此狼狈的制服,一个个都吓的面如土色,哪里有人敢再出手阻拦。

     “嘿嘿嘿,老子还真没玩过你这么漂亮的条子呢。”

     再看看地上被弄的人仰马翻,白眼直冒的空姐,赵霞一时间面若霜打,连连后退。

     啪。

     抬手就是一巴掌,老四这一手何等巨力,纵然赵霞受过训练,还是被打的头脑发昏。

     “给老子老实点,不然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老大和老四几乎是同时把枪指向了声音的来源:一个20出头,脸上写满“不正经”3个字的年轻人。

     “你他妈的!干嘛?!”

     “坏老子好事,想死吗?!”老大和老四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不爽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只要他下一句话不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就一枪打爆他的头。

     回过神的赵霞一愣,向那人看去,当看清那张脸的时候,美丽的眸子里,瞳孔收缩了。

     这张脸,赵霞一辈子不会忘记!

     莫望?为什么他会在这?

     莫望像上课发言的学生般高举单手,站了起来,脸上挂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两位大哥,我想拉屎!”

     …………………